返回 第13章 慈孝之心不可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3章 慈孝之心不可无
小丁见来了大人物,这凶神恶煞般的军官一见便如那鼠见了猫儿一般,当下大怒,脱口而出:“你才是贼人,你全家都是贼人!”喊出就后悔,三皇子!我滴个天啦!
这司马云却不敢理他,只等皇子下文。
那皇子见这少年顽皮跳脱,不由一笑,却看他相貌清秀,虽然狼狈,却露出个正气凛然的些许气象来,忠义之相上脸,手中拿个药包,却是攥的甚紧,不能失去,想是重要之极,哪里有个什么‘贼人’的模样!温声问道:“小兄弟看着匆忙,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小丁见问的温暖,不由的抬头看去,见这人气度不凡,贵气逼人,知是遇着贵人了,心说要回的好了,公子就有救了,当下郑重见礼道:“回殿下,小的是真有要紧的事情,也的确是官家要拿的人,只是,却不是贼人。现下急着救人。只是此事另有隐情,需待细说”
却是他听了那司马云的话,记住了这人的称呼!
这皇子见他礼节周到,进退有度,不慌不忙,说话条理清楚,轻重分明,颇为称奇,觉着有意思起来,且自已马上就要办完差事,心情正好,当下哈哈一笑:“救什么人啊?”
“回殿下的话,小人要救的是我家公子,当阳县令的公子,楚凡。”
“哦?”皇子心说这才对嘛!原来是个官宦人家的下人,难怪如此规矩,还不知是哪个官员,能有这般教导,真是难得!当阳县令?县令公子?怎会这般?这疑问被他这话一一勾了出来!
原来这位正是这长平国主的三儿子陈元栋,受父皇倚重,掌管着全国兵马一应事宜,这当头正于国内一一巡视,查看那各地上半年的军备钱粮,目前正在长兴,已有数日,今日乃是最后一次外出视察,也是最后一站,完了就回京了。
不由他不奇怪,一个县令之子,在这府城得病!身边下人成了贼人!还被通缉,却不离开,反是急着去救治主人!真是怪事。当下再问:“你那公子现在何处?”
“回殿下的话,离此地不远,在一处百姓家的柴房内”说到这就想哭,神色凄然!眼都红了。
三皇子见他情真意切,兴趣更浓,当下轻声说道:“带我去看看!”
兵士早松了手,小丁大喜,一下站起,恭敬作礼:“请殿下这边来。”
皇子看下司马云,“你等继续巡查”率先按他方向走上前去,两个老者静静跟随。小丁在他边上指路。
小丁越发拿出在楚老爷面前的规矩来,沉稳带路,不多时,已到了老汉家院,仍是安静无人,无甚异状。小丁心安!
推开柴房门,几人就见那楚公子面色苍白,汗出如浆,双目紧闭,浑身间有轻颤,牙关轻响,弓着个身子,躺在柴草上,好一副凄惨可怜之象!
这皇子并不嫌弃,看这少年可怜,也不吩咐身后两人,一弯腰,已揽起楚凡身体,左手扶他坐正,右手一把握住楚凡腕脉,片刻,笑道:“好一个根骨,资质竟是这般的好!代价再大,我也便帮你一帮。”
说话间,只见楚凡汗出的更急,顷刻间周身衣衫已湿透,苍白的脸色也快速红润,那眼睛也睁了开来。却已并无病状,清明有神。
摇揺头,回回神!诧异的看着眼前之人:“敢问这位大人,可是你医的我么?小生在此多谢了!”说罢,扶着他手站起,退开两步,一揖到地!
原来他虽病重,眼皮难开,神志却还是有些明白的,模糊间觉得有人进来,然后扶起自已坐正,正晕乎时,就觉手臂上传来一股清流,甚是舒服,随后这清流就如流水一般,很快流遍全身,流到哪里,哪里就如烈阳融雪一般,那燥热难言的病痛顿时消失不见,舌下早生出津来,浑身上下只剩难以描述的舒爽,不得片刻,宛如作梦一般,便醒了过来!
小丁着急,先不顾公子病状神仙般变化,小声急道:“公子,这位是当今三皇子殿下,正是他救得你。”
楚凡大惊,心念急转间,却想不起那拜见皇家的礼法,无奈,扑通跪倒:“小生拜见三皇子殿下!”
这皇子看他紧张“免礼,出来说话罢“
楚凡这才注意到这地儿,于这皇子来说,确实太过尴尬了一些!不说自已病后弄的这氛围,单只一个老汉的香被褥,那气味……自家都觉的难耐,别说这天潢贵胄了!
来到院中,相对而立,三皇子这才把眼仔细看去,见这少年病体方愈,萎顿之势却早已不见,长身玉立,虽然瘦弱,却是气质在上,眼神清明,不近奸邪,脸色白晰,嘴唇硬朗,满身的狼狈,却掩不住骨子里的丰神俊逸,只是稚气并未去尽,有些拘谨,想是头一次见自已这等身份之人,官家礼教,积威难除而已,心下更是喜欢,再之刚才探他身体,见他骨格清奇,经脉宽大,竟是个修练的好胚子,当下说道:“无须紧张,你可将你遭遇说来听听!“
楚凡却是早在出门行进间,一眼便看了他个够,见这人如雾一般儿,看他年岁,似是青年,又似中年,话语稳重,偏又如春风拂面一般,毫无压迫;
举止之间,也是气度不凡!不由的拿他与旁人比了一比,却是得个比自家父亲太多威严,而不欺人。比那林公子更见雍容,而不迷人。比之先生更见信任,而不混乱的结果。且在谈笑之间,未见汤药,已将自已医得完好如初,更胜从前。这是何等手段?
心下好感多多,这疑惑也是多多,偏又于这片刻间又是信任多多!见他问来,也就去了谨慎,将自已遇了林公子,心中不明,而后读书,颇觉无用!起了心思游历,这般用出计划,出的门来,却又被官府追捕,这当头无计可施,正在为难;又遇疾病来袭,困在此处,恰遇殿下贵人,伸出援手,得以如此,正是万般感激,不知如何报答!
三皇子听罢,沉默片刻,负手而立,沉呤道:“如此说来你仍是不愿回家?“
“小生处于家中,甚觉如同笼中困鸟,虽也立志苦读,遍览群书,但于这人情世故,书中道理却是无用,是以这才想要出来!这些时日,虽也有很多惊险,但于这书本外的知识,却是颇多欢喜,正是欲要再多验证!……“
“你这年纪……你可知行走江湖,眼界固是豁然开朗,但这天下间人心不古,险恶异常,你这两个少年……可能应对?再说慈孝之心,人皆有之!你这一去,父母何处?”
“父母春秋鼎盛,又得一县之主,手下众多,当是无虞,至于这江湖,正是得解心中所惑之所在,小生想那雄鹰搏空,龙游大海,无不潇洒于这天地之间!虽千难万险,我不惧也。如不能学得那识忠辨奸的方法,就算活着也是浑浑僵僵,犹如贩夫走卒,又有何趣?”
“哦?”三皇子心说可倒希奇,这小子居然有此雄心。回头看了随从一眼,眼珠转动,又沉思起来!
心下暗道:“这小伙子年少心高,意志坚定,荣辱不惊,堂堂正正,自已身边都少见这等璞玉,真得不错,虽也可送他回家,才是正理!但如此则断他志向,恰如焚琴煮鹤!心下不忍。再者看他资质甚佳,若是回去了读书,最后如果成了一个如朝堂之上的那些个酸儒……嘶!想着都牙疼!更是不忍埋没。
然放他去了,只看今日这情景他已是难以应付,更有官府的追捕……嗯,想是他父亲用的主意!并非实情。这主仆二人情真意切,相依为命,着实感人……自家那些兄弟……哎!还有那江湖上各般凶恶,人心里各等不堪……嗯,且看他有何计划?”
“嗯!若依得你,我便帮你二人离开这长兴城即可,只是……其后你又有何打算?”
“若能离了这里,小生欲往京城,想来天子脚下,各般景象,鱼龙混杂,正是学习的好去处。”
三皇子想,得!别是想占我便宜吧,真是打蛇随棍上!
“哦!只是京城离这可是不近,你这身体单薄,如何去得?”
“小生前些日子得表弟资助,有些盘缠,我这兄弟常在外行走,也是不惧”
得!还有钱!倒是不好问他有多少钱财,此时再无疑惑,有心出口,却又碍着身份!有些为难起来。
想想,说道:“既如此,我看你这也是困难,你且先到我那里,你既有此志向,待我唤你父亲前来,将事说明,也就是了,总不能就这样背着个贼人的名份前往京城吧!再则让他知晓,也就放心了!”想想居然很少见的又问道:“你看如何?”
楚凡大喜,这才是天上掉下的大大好处,不说这皇子身份尊贵,也别提为人温暖,单只能够消除这眼下困境已是难得,更别说他这话里话外的浓浓关怀!又想起林公子的那般关爱,与这一比,一个天,一个地,当下欣喜答道:“小生不知何等幸运,得殿下垂青爱护,敢不听从”
这皇子饶是沉稳,也欲满头黑线,虽说至此已是两下欢喜,他遇自已相帮自是得遇贵人,我之与他也是欣赏有加,举手之劳而已,但这言语往来,总有种说不出的腻歪感觉。
其实这是三皇子自已的问题了,他这身份尊贵,常年高高在上,更兼禀性正直,于那朝堂之上,本算是个异类,凡事都喜快刀乱麻,厌那百转回肠,为此得罪不少些人,更烦那有求于他,阿臾奉承之人,此事本也是他喜爱这等对眼,这才放下了身份,好言相对,却不知不觉的感到自已被他算计,粘了上来!是以有些许不爽的感受,却是真正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自已不察而已!
当下找个场子:“你也别再小生、小生的了,我听着别扭,来,这两位是我的护卫,这是罗禁,这是沈青云,现下我还有事,你们且随罗禁,算了,别吓着,还是老沈去吧!“
正面看向那白面老者“你将他二人带去我那里,先安排下来,待我回来再说!这便去罢,马也带去。“老者称是。
再回头对楚凡:“你且去我处先去吃些东西,再好好休息一下,待我回来,再与你相谈“
那沈青云笑道:“来,这位公子,且随我去!“看他二人过来,从罗禁手中拿过另二匹马的缰绳,一人给他们一匹,自已已翻身上马。
楚凡不禁再看向那皇子,却见他挥挥手,只好作别,再不多话,带上小丁,看一眼这临时安身的小院,心下承诺将来必要好好回报此老汉,上马随老者而去!
这皇子对罗禁道:“我们也走罢“二人原路回归,只往府台衙门去!
未至衙门口,早见街上一色儿的官员兵士,各按职位大小依次排好,见他归来,齐齐上前迎接,当先一人正是府台大人,也不细说,接待完毕,分班儿各自坐定。
皇子道:“经过今日这番察看,你这长兴的事情到没懈怠,此次回去,自当奏明父皇,以示嘉奖,你也不可放松,我这下半年还要来的!“府台诺诺应声。又道:”今日倒是碰着个奇事,你这当阳县的一个少年,我见了,只为想要出来玩耍,便瞒了父母,倒也寻常,只是怎的却成了满城通缉的贼人?想是公为私用,却是不合规矩,你且将那当阳县令唤来,我要问他!“
府台听得清楚,可巧楚县令为着儿子,昨日已到此处,已缠的他正烦,还未离去,这下也在迎接之列,因官职微小却是堂外候着,当下就要于堂外唤将上来应话,却不料边上突然有人发个声儿出来:“殿下这就不对了,捉拿贼人本是地方事情,殿下这般却让长兴府上如何处事啊?“
这皇子一怔,再一看,却是边上坐着的官员中有这么一位,四十来岁,大红锦袍,黑底快靴,披着件腥红的披风,戴着个玄色长冠,八字眉,三白眼,上唇短缩,两腮无肉,腰间佩刀,此刻正眯着个眼,斜着看来!原来是宫内内廷太监总管王海的干儿子,名唤王进,官授内廷侍卫大臣。正是三皇子对头之中的中坚派,却不知怎的今日突然在此,前几日都没见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亚博]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