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引子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引子
玄极天域,一颗星球上,绝高的山之颠,两道身影,相对而坐。
“啪”的一声响,棋盘震动,黑白二子滚珠落玉,顿时乱作一团!
“嘿嘿!不小心不小心,你看,要不…….重新来过?“
“是吗?不小心?呵呵!没关系“葛衣人淡然一笑,心念动处,只见搅在一起的棋子一转眼间,已回复到之前的样子。”别再动心思了,你认也罢,不认也罢!总是败局已定,胜负已分,珠子归我了吧。留下这残局给你,多多揣摸些时日,或许下次能有机会胜我“
“还没下完,怎会胜负已分?你这话没意思了不是!你是能啊,可你现在这局面是刚才的么?我怎么不觉得“说话间,棋盘上又是一变,却成了黑子优,白子差。”你看,这样如何?这才是原来的样子吧,哼哼!“对面的是一白衣人,此刻正得意的看着葛衣人。
“呵呵,你到底要怎样才把哪珠子给我?要不…….我用三株茶树与你换?“
“才不,三株怎么行,十株还差不多,嘿嘿”
“你……你……“葛衣人一张如玉般的脸立时如同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粉,不由得抬起手,葱白的手指颤抖着点向白衣人的鼻尖,”你还是不是人,有没有人性了?十株?你……还真敢想啊!“
“咱当然不是人,咱是仙啊,怎的?不就是几株破茶树,值当的你这样子么?不换算了,我还不稀罕了!这珠子我虽然没多大用,但也不能让你便宜,要不……你的那艘小船好久没见你用了,算我吃亏,用它换吧!就这样了,“白衣人一抬手,边上石几上的茶杯平稳飞来,慢条丝理的品了起来。一派云淡风清!
葛衣人怒视,“赌了三次输了三次,下棋耍赖,你还要不要脸了?”
“放屁!明明是你耍赖好不,规据没讲明白,怎么算我输了,棋还没下完,怎的也算我输,你才不要脸,想要珠子啊,拿东西来换,别弄那有的没的,惹急了我啊,这珠子我毁了也不给你,你当我敢是不敢!”
葛衣人呆,半晌,放下了手,抚膝叹息”哎!张兄,你也知道,我那娘子脾气不大好,你就当是可怜于我,我…… “
“打住打住,别来那一套,我碜的慌,就刚才的条件,换就换,不换拉倒,我没时间听你倒苦水。“白衣人斜眼看去,嘴角一歪”再过几日我就要去东云天域了,你可想好了……时间可能会是很长很长滴哟!“
葛衣人沉默不语,端起边上的杯子,默默的喝了一口,似乎思索起来,就此定住一般。嘴边的玉杯许久未动,良久,将茶杯放下,抬起头,眼神平静,就这样直直的看着白衣人,不发一语。
两人对视,各不相让!渐渐的,葛衣人眼中有了变化。
“哎呀,怎么,想打架?”白衣怪叫一声,长身而起,一脸戒备状。
“打一场,我赢了,珠子给我,三株茶树给你。我输了,船换你珠子,如何?”葛衣人一脸苦色!
“输赢珠子都是你的?你当我傻的?要是我赢了,船,外加一滴水灵,茶树!不稀罕。如何?哼!”
葛衣红了眼,恨声道 :“行啊,这次你要是再不认帐,我缠你三千年,天天打,我看你这脸皮到底有多厚,说吧,去哪里打?”
白衣人怔住了,暗忖道“吃亏了,上次都没打赢,输了半招。这次估计也难,应该再加点条件才好”眼珠转转,终是不好意思再说。哼了声,“跟我来”
葛衣人连忙站起,挥手间收了棋盘茶具,跟着前方的身影掠空而去。
片刻后,某处星空中狂风大作,陨石四面爆射,两道光影纠在一起,轰鸣不断,一层层,一圈圈的汽浪汹涌奔出,只搅得这片区域暗无光日,不过几息时间,周围不知多少范围空间内,再不能见哪怕拳头大的任何固体物质,俱都震成粉沫。唯有各色汽浪飞舞激荡。只见葛衣人双手一圈,大喝一声“去”,随即一团青色雾气骤然自手印划出的规迹中成形,刚一发出,已成人形大小,瞬时与白衣人袭来的紫色气劲撞在一起
“轰”
巨响传出,两人身不由已,反向弹出不知多少距离。却是势均力敌,并未分出高低,白衣哈哈大笑,双掌一摆,身体旋转起来,一眨眼,不见了人影,却在天际形成一支巨大的梭形风卷,轰鸣声中,尖头在前,极速向葛衣方向射来。
葛衣面现严肃,双手飞快连续拍出,青气一层层随掌而出,随后猛吸口气,双掌再一圈,历啸出口,更厚的一层青气追着前面的气浪,一举推出。
连续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青紫两种气浪爆无可爆,飞速的消融中,一个个巨大的黑洞次第出现,象是一个又一个大口袋,将这些毁天灭地的气浪不停的收走。
轰声渐消,白衣现出身形,冷眼看向葛衣人,“如何,还打不?”
葛衣人目光平静,“平手而已,再来”
白衣嗤一声,两眼看天,心中飞快计算“这珠子于我没什么大用,换他些宝贝才是正理,但看这家伙的修为,若是不及生死,这样打想要赢他怕是难上加难,再打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分个胜负,情面上须下不去狠手,可如果有意输掉换与他,却是心里怎地如此不痛快!”一时间竟难作决断。
正于此时,一道流光远远飞来,二人望去,只见一身着玄极天官服的官吏恭敬行礼道:两位上仙有礼了。
葛衣还礼,“何事?”
官吏小心的看了白衣一眼,答道:小人李林,大帝得报,刚刚两位上仙比试时,区内一颗小星辰被毁,故此让小人前来知会一声“言罢,复又悄悄的瞄了白衣一眼。
“哦,那又如何?“白衣大感兴趣,眼光如箭,射了过来。
葛衣抬手一摆,“张兄勿急”转向李林“请大人回复你家大帝,就说我们知道了,过些日子我去找他喝酒、赔礼,有劳了”李林忙躬身称是,再不敢看白衣,转身欲行。
“且慢”,李林惊愕中,葛衣一挥手,一道流光落入李林袖中,微笑点头示意,
李林目露感激色,再三道谢而去。
“哼,很富有嘛!”
“你少啰嗦,走,去看看”白衣不再言,两人神念铺开,很快找到了那颗毁坏了星辰,原来打斗之始,少量较大的陨石竟没震碎,而是弹射出去,有一块偏巧撞到了这星。此时多半已碎,只余少半,残破不已,两人方明白,原来此星已有生命存在,此刻却是烟消云散。难怪此天大帝敢遣人前来给话。
“ 嗯,这样!”葛衣略一思索,双手一阵挥动,阵阵玄气风涌而出,种种玄妙不可思议,只见这半个星辰一阵变化,逐渐形成一块扁平的大陆,散落的大块碎片大多回归,山川河流渐次成型,至此,葛衣略停,回头白衣,“张兄?”
白衣极不爽,但仍是飞身而出,停身大陆上方,连番的法术之下,除了不是圆形外,此星气象已回复如初。偏过头,看向葛衣。无声中,神色间有一抹得意。
葛衣笑呤呤的看向白衣“张兄,你看……”
“哼!拿去!”一道 亮色只是一闪,已到了葛衣手中,“我的呢?”
“哈哈,给你,虚空舟,水灵。茶树就不给你了,换成茶叶,没意见吧”一只绿莹莹的镯子飞
向白衣,
“哼哼,你可要记得,这次你可是占了我个大便宜!”
“知道知道,呵呵呵!”
“我走了,下次回来再打过,定要赢你,看你那作派就想扁你,哼!”一道流光已在天尽头。
葛衣摸着珠子,心头顺畅,笑声不断,将欲行时,忽有所感,目光指向新成的大陆,“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弹指间,星星点点没入此大陆,转身,渐行渐远…….
又许久,又一道白衣人现身新成大陆上空,微眯双眼,细心感受“是这里了,却是停了?怎么回事…….”忽地目光一亮,看向脚下的新大陆。
“原来如此,哈哈,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即如此,我也来插一脚,哈哈,这才有趣……”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亚博]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