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0章 世事难料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0章 世事难料
王恪是个年轻人,而且是个很有性格的年轻人,这个时候他不喜欢废话,就愿意直来直去。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和宋长林亲近,还是被人授意了来刻意打压他,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这么任人教训却不发出自己的声音。
不要忘了,王恪的人生目标,就是要活出自己的个性。
只是王恪这个时候这么说,等于是连林意坤也不放在眼里了。他是年轻人,棱角分明很正常,以林意坤的城府,也肯定不会说他什么,可是李文斌却可以预见,这两个人如果今后在一起共事,肯定少不了要发生冲突。想到这里,李文斌苦笑之余又留了个心眼。
不得不说,为了这个徒弟,李文斌可谓是殚精竭虑,方方面面都替他考虑到了。
“小恪,你的火气太大了,这两位只是有些好为人师,他们没有恶意的,你说话没必要这么冲。”两个黑衣专家的脸色都很难看,面子有些兜不住了,林意坤忙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
“小孩子年轻气盛,又见不得不平,可能是觉得两位的批判有失偏颇吧,情绪有些失控了。年轻人涉世不深,两位多担待就是。”李文斌也笑了起来,他这个话乍一听是帮王恪赔礼,可是只要稍稍琢磨一下,就会发现其实暗藏玄机。尤其两位专家听来,根本就是笑里藏刀。
王恪是年轻气盛,涉世未深,这都没错,那就是说李文斌认为自己说的其他话也是事实?就是觉得他们的评判不够公平公正?
李文斌会当着林意坤的面这么维护自己的徒弟,这是他们之前没考虑到的。很显然,对他们的老板来说,李文斌是特殊的,那他们之前说那些话,岂不是自找没趣?
这两个人之所以会在言语间处处打压王恪,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宋长林是由他们发掘并推荐给林意坤的,林意坤对他也一直很满意,而王恪这个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却要夺走他身上所有的光彩。作为宋长林的引路人,他们岂能愿意?
对于自己在台球领域的幕僚团队,林意坤是非常大方的,不止薪酬优厚,而且如果有谁发掘出来的人才表现出色,那他的待遇还会随着被发掘人的表现水涨船高,如此一来,他的幕僚团岂不是人人用命?这也是林意坤一个门外汉敢牵头创立这个联赛,而且还能成功的原因所在。
无论是千里马,还是发掘千里马的伯乐,林意坤都做到了轻财重士,而且还能礼贤下士。
李文斌非要和他针锋相对,林意坤也没有办法,他知道王恪是李文斌的命根子,而且他知道天才就像孩子,大多都有脾气,王恪是这样,李文斌也是一样。
“说再多都没用,让孩子们开始第二局吧。”林意坤按了按手,阻止了想要说话的两个黑西装,究竟谁是真正的天才,口舌之争作不得数,还是让比赛说话最有说服力。
这次换了王恪开球,不过局面还是和上一局一模一样,王恪率先得到了进攻机会。
“敢说我的打法容易失误,容易吃亏?”王恪决定这一局要换个打法,让他们明白一下什么叫做打法万花筒。
不过这局球的难度比上一局要高了很多,球形非常散,贴库的也很多,王恪使出了浑身解数,足足用了十多分钟,也才处理掉了一半的红球。
接下来他在处理一个彩球的时候,却再次打出了充满争议的一杆,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进攻机会,一颗红球停在离袋口不远不近的位置,虽然剩余的红球都不好打,打进彩球之后,王恪肯定就要围绕这颗红球来转入防守,可是就在打这颗势在必得的彩球时,王恪选择了故意不进,出杆时加了非常强烈的旋转,把这颗相对好打的红球带到了库边。
这一下,宋长林固然没球可打,可是王恪也放弃了多进一颗彩球和红球的机会。
正常来说,领先的一方每多进一颗红球,对手赶上来的机会就要少一分,可王恪的这个选择显然是背离了这一原则。
“你为什么要提前一杆由攻转守?”这次问话的是李文斌,两个黑衣专家是再也不想和王恪搭茬了,不过他们也很想听听王恪的回答。
“因为这一杆在最好的防守位置上,我打进了彩球,就算再打一颗红球,也不一定能走出比这更好的机会来。”王恪这前半句话还算正常,后半句却一下暴露了他的本质,“我既然能提前一杆破灭他翻盘的希望,为什么要多打一杆?”
实际上,王恪的打法也不能说不合理,只是有些出乎意料,他当然不会告诉其他人,自己这么打是故意的。正因为这样,在场的人更加意识到这个少年的打法是何等的多变而诡诈,比起他,技术相对单一而且过于谨慎的宋长林甚至有些不值一提了。
“后面的三局不用打了,我认输。”宋长林苦笑一声,宣布今天的天才之战正式落下帷幕。
打下去也没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按照两人这种打法,宋长林很难获得先手的机会。这局球他看似输得窝囊,可是再开一局,如果王恪还是不失误,他只怕会输得更窝囊。
宋长林也是个很自信的人,绝不会因为一场比赛就改变自己的打法,他认为自己打不过王恪,不是因为打法的问题,而是自己的水平还不够,而且如果就此改变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固有打法,别说天才,他以后可能就什么都不是了。
不得不说,宋长林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能够像他这样坚持,即便天赋不是很好,也未必打不出名堂来,更别说他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天才。
这样的结局,着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将近一年的沉寂让王恪在第一批老生已经越来越少的学校里声名不显,除了有一个校花女友,很多新人都不知道围绕在他身边发生过那么多的故事。
尽管不知道王恪已经击败了宋长林,但王恪越是低调,刘随就越觉得他高深莫测。
这一年来,刘随可以说时时刻刻都在留意他,观察他,王恪是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可是刘随发现,他几乎也没有什么可供抓住的弱点。
王恪这个人,生活规律,除了回家不出校门;朋友很少,只有林轻舟和李壮两人;身手极好,刘随在这方面至今还有心理阴影,可以说,在学校里,要找他报仇很难找到机会。
打他,打不过;绑他,没机会;冲他朋友下手,无论林轻舟还是李壮,刘随都没这个胆子。他只是想出口恶气,并不是要整死王恪,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他还想继续在“白帝”这里混下去。
和其他一些富家子不同,刘随会来这个学校,是因为他真喜欢台球,反正他这辈子注定了衣食无忧,所以就想做一回职业选手,不说在世界上,只要在国内出点小名,那也算光宗耀祖了。
虽然刘随不急着离开“白帝”,可是他知道,王恪可能快走了。有一次他的小弟来向他汇报,说听到王恪和林轻舟在商量去B市上学的事,刘随相信了。
他不知道王恪是因为被证明是水货天才,要被林意坤扫地出门了,还是已经学有所成,不管怎样,刘随清楚,要找王恪报仇,他的机会不多了。
王恪是水货,这一走必定会消失在茫茫人海,就此没了踪迹;王恪是天才,此去必定大红大紫,想要找他报仇,势必难于登天。
想来想去,刘随认定,王恪唯一的罩门应该就在李依诺身上。虽说王恪和李依诺很少在人前秀恩爱,可也总是形影不离,关键李依诺每天都要赢王恪一局球,这么多日子以来,两人只要都在学校,必定风雨无阻,从未间断。刘随不认为以王恪的性子能有这么大耐性,一天陪自己的女人打一局球不多,谁都能做到,关键是王恪每局都输,一年多下来,已经连续输了快400局了。
400局,这是什么概念?
刘随觉得,就是脾气再好的男人,天天输,月月输,年年输,输这么多把之后,面子不面子的休提,就那种不得劲的感觉,也得让他炸毛,最少也会撂挑子。
偏偏王恪没有,刘随就得出了结论:第一,王恪一定爱极了李依诺,否则断然不会这么能忍;第二,王恪一定还没有得手,至少两人还没有突破最后一关,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对已经到手的女人这么容忍。
想到身材越发完美的李依诺可能还原装的,刘随就舔了舔嘴唇,有些迫不及待了。
找个机会,绑了李依诺,往后山一拖,嘿嘿……嗯,完事以后再把王恪叫来,好好的折辱一番,再打他一顿,到时候仇也报了,美人也是自己的了,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刘随敢这么想,还因为他仔细的观察过李依诺,他发现这个女孩子除了外表出众,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衣着虽然不差,但也只能说是普通,每天都和王恪一起在餐厅就餐,好像对吃的也没什么高要求。
一个花枝招展的美人,对吃穿都不讲究,回家的时候也只是来一辆很普通的轿车接走,这样的女孩子,能有什么背景?
正因为认定了李依诺没什么背景,刘随的计划才会这么大胆。很快,他叫过了自己的头号心腹张必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都市情感] 财运天降 陆原居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亚博]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