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6章 青青子衿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6章 青青子衿
金陵,皇宫。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过去了,龙玄参等在龙潜宫,遣退了所有宫女太监,紧张的等在龙榻上。时间一点点过去,龙玄参终于有些不耐烦,想自己进入密道的时候,却听龙榻上的银质铃铛响了,他欣喜若狂,像是得知了什么好消息。
连忙起身搬动龙榻旁边的扶手,轰隆隆一声,龙榻旁一扇墙缓缓转动,一个黑衣人从中走出,怀里抱着一个还在襁褓的婴儿。
龙玄参连忙上前接过,小婴儿闭着眼睛,双颊有些偏瘦,白嫩嫩的手指也有些瘦了,龙玄参看着睡着的婴儿皱眉,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给她下药了?”
黑衣人单膝跪地,正是云泽,“下了一点,不会伤及身体。”
“谁准你下药的!”龙玄参一脚踢开黑衣人,纠结的眉头意味着他的怒火,他抱着小婴儿走到龙榻旁坐着,“滚去领罚。”
“是。”黑衣人无声无息消失在墙后,轰隆隆一声,墙再次恢复原样。
龙玄参伸出手指轻轻的戳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婴儿,心里一点点被什么东西填满,这个小生命太过脆弱,还需要保护。也太过柔软,受不得一点摧残。
“宸妃求见。”宫殿外传来声音。
龙玄参轻轻的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身心仿佛都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前变的柔软,他缓缓念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从今以后,你就是朕的子衿公主了。”
怀中的小家伙似乎听见了什么,缓缓地睁开眼睛,露出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一刹那,龙玄参仿佛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了天阑珊的身影,他的眼睛里涌现出更多的温柔,小彩瑛咬着手指,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然后咯咯的笑了。
自记忆起,天阑珊和严恪一直带着小彩瑛到处游玩,见多了生人的小彩瑛是以并不惧怕龙玄参,反而伸出小手抓住龙玄参的长发。
“宸妃求见。”外面的太监又说了一声。
龙玄参回过神来,看向外面微微皱眉,“宣。”
吱呀一声,厚重的朱门打开,太监宫女鱼贯而入,轩辕玲珑一身银纹绣百蝶度花裙,美人如画,身姿窈窕,粉面含春,袅袅婷婷的走进。头发上挽着两只金步摇,随着走动时摇曳生辉。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此刻因为看见了龙玄参怀里的婴儿而泛起惊讶的情绪,但很快低下头行了一个礼。
“起来吧。”龙玄参逗弄着怀中的小家伙,很是欢快,就连声音都温柔了几分。这让轩辕玲珑甚是惊讶,也甚是奇怪。皇宫里哪来的小孩子?
但她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动作起身,然后温婉的笑着,“皇上,这孩子真可爱。想必也是大家子弟吧。”
龙玄参听着轩辕玲珑的夸赞,眼中浮现一抹更加温柔的笑意,声音也更加柔和了些,“她是朕的公主。封号子衿。”
轩辕玲珑心里一个咯噔,有些反应不过来。据她调查龙玄参身边除了她就是拓跋青玉,哪来的女人给他生的孩子?
“宸妃,指甲长出来了,就谈一曲吧。朕已经有许久未曾听你弹琴了。”龙玄参任由怀中的小家伙抓住自己的手指,眉毛都没有抬,却能听的出他对这个孩子的宠溺,“也许她听了会开心。”
“是。”轩辕玲珑应了下来,袅袅娜娜走到琴架之前,跪坐下来,白皙而纤细的指尖按上琴弦,心思百转千回,最终决定先讨好龙玄参为妙,这个公主自有那嚣张无理的拓跋青玉去对付,她还是不去冲着个霉头了。
悦耳的音符从指尖跳跃而出,刹那间赢得小彩瑛的注意,轩辕玲珑低眉浅笑,指尖拨动琴弦,和着琴音低唱道。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婉转而悦耳的嗓音让人身临其境,杨柳岸上,佳人低眉行走,才子亦步亦趋跟在身后,最后索性扯下一枚柳叶吹奏,奇特的音乐和婉转的情意让佳人顿步。
小彩瑛翻个身爬到龙玄参的手上,好奇的看着弹琴的女子。龙玄参露出了一个微笑,将怀中的小彩瑛抓了回来,轻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轩辕玲珑的嗓音极为好听,配合着琴音,已是世间双绝。琴音低沉婉转,仿佛看到才子离开,佳人驻足河畔,日日翘首以待,浓烈的叹息之情和哀婉之意,佳人欲语还休的情意,才子居家不敢去相见的思念。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漂亮的唱词,婉转而优雅。轩辕玲珑按下琴弦,抬起头,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白皙的指尖收起,藏在半透明的衣袖之下,若隐若现。
“皇上。”轩辕玲珑柔柔唤道。
“宸妃的琴技又有所增长了。”龙玄参随口赞了一句,见小家伙依旧双眼发亮的看着那琴,伸手咿咿呀呀的叫着。龙玄参试探的问道,“你想要那琴?”
小家伙咿咿呀呀的叫着,仍旧往琴的方向伸着手,龙玄参被她的样子逗乐了,抱着小彩瑛走下龙榻,轩辕玲珑连忙退到一边。
龙玄参放下小彩瑛,搁在琴架上,就见她朝琴弦伸出了手,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对未知的事物的好奇,白嫩嫩的指尖刚碰到琴弦,呲啦一声,小家伙哇的大哭起来,龙玄参连忙把她抱起来,就见白嫩的指尖划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珠从里面溢出来,小家伙从出生到现在没受过一次伤,都被严恪和天阑珊小心护着,如今因为疼痛的突然到来哭得很是可怜。
“快传太医!”龙玄参一边吼道,一边哄着怀中的小家伙,“不哭不哭!是朕不好,让朕的小公主受惊了。”
“琴弦锋利,小公主皮肤细腻,是臣妾没注意,让小公主受伤了。”轩辕玲珑取出一块绢帕,走上前来,轻轻的包裹着小彩瑛的指尖。在龙玄参没有看到的地方,轩辕玲珑的眼神暗沉,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受宠。
龙玄参把轩辕玲珑遣走之后,立刻派人请了太医和乳娘。龙潜宫里一时热闹非凡,轩辕玲珑走出龙潜宫的大门,恰巧同来的拓跋青玉擦身而过。
两人相见无言,轩辕玲珑是不想理会,拓跋青玉是不屑理会。
待远离拓跋青玉一段时间之后,轩辕玲珑停下脚步,看戏似的目光落在龙潜宫门口。拓跋青玉一贯是被宠坏的,要她承认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野种做公主,拓跋青玉一定会做很不冷静的事,龙玄参说不定会发火。
过了一会儿,轩辕玲珑瞧见拓跋青玉捂着脸从龙潜宫跑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轩辕玲珑只觉得大快人心。她转身缓缓踱步回了自己的栖霞殿。
但直到第二天,轩辕玲珑才发现龙玄参对那个小公主的宠爱真的是上天了。不仅亲自封下圣旨不说,昨日冒犯的拓跋青玉因此被剥去皇贵妃封号,降为贵妃,而且禁足凤翔殿三个月,为前方战士抄写佛经。
同时轩辕玲珑也知道了那个小家伙的身世,她是严恪和天阑珊的女儿,名为严彩瑛,封号子衿公主。这个公主比想象中还要受宠。
轩辕玲珑坐在自己的宫殿里,听着这些无聊的事情,感觉很没意思。她便唤来了陆则,她现在最大的乐趣大概就是折磨陆则了。
唯有看着他怨毒的眼睛,她才会觉得自己是真实活着的。
“见过宸妃。”陆则一身侍卫打扮,走进来垂下头。
但即使她没有看到,她也知道他的眼睛必是含着怨恨的,那样一双漂亮的眼睛,曾经也装满了对自己的温柔和体贴,还有爱意。
如今却只剩下恨了。
“起来吧。”轩辕玲珑无聊的支着手看着陆则,眼里情绪变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唯有微弱的光芒落在她白皙如玉的皓腕上,洁白莹润。
陆则跌跌撞撞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一直低垂着,像是怕受到更多的折磨一般,但轩辕玲珑也知道,他的眼睛和她的一样,变的复杂了起来。她现在都不敢照镜子,就是怕看见镜中那个早已面目全非的女子。
“你为什么站不稳了?”轩辕玲珑随意的问道,陆则没有答话,只是抬起头怨的看着对方,那一刻轩辕玲珑想起来了,上一次她用了烧红的桃花簪子在他腿上印了一个又一个桃花,想必是伤还没好。
轩辕玲珑不知在想些什么,她挑起一旁准备好的太监服饰,直接指尖一勾甩到了陆则的面前,然后漫不经心的说,“换上它。”
“轩辕玲珑你不如杀了我!”陆则羞愤的吼道。
“不要说这种没意义的事。你杀不了我,毕竟你武功都废了。”轩辕玲珑看向大开大合的宫门,吩咐道,“把门关了。”
吱呀一声,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轩辕玲珑和陆则。她笑了笑,刹那间如同百花盛开一般娇艳,她的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悦耳,语气如同在弹一架古琴。
“杀了你多没意思。你就在这里换吧,我看着你换。”
陆则的目光一瞬间变的复杂,从里面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比如怀念,比如回忆,比如恨,比如难过,但,独独没有失望。轩辕玲珑有一瞬间觉得很惊讶,陆则似乎永远也不曾失望。但这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换吧。我又不会嫌弃。”轩辕玲珑的语气就如同劝一个小孩子吃饭一般,但陆则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