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2章 篝火之乱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2章 篝火之乱
“那就去吧。”严恪看了看这一桌子菜,招手唤来小二,“小二,换一桌子菜。你吃了饭再去玩。”最后他看向天阑珊。
天阑珊却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天阑珊站起身来,抱起小彩瑛就往外走。“我们快去看晚会吧!”
严恪心思一转,拉住她,“你把房间里的菜吃了?”
“对啊!谁让你没带走啊!”天阑珊撇了撇嘴,“我睡不着就起来把饭吃完了。所以我已经很饱了。”
“小二结账。”严恪失笑,也起身放下一点碎银子,便拉着天阑珊离开了,“我还以为那菜要浪费了!你发脾气我可不敢和彩瑛再进去把饭带出来!”
“让你打扰我!”天阑珊不满的撇了撇嘴,“我还没睡醒呢!”
严恪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同天阑珊离开了客栈。任凭后面传来了断袖的流言。他的眼里只容得下眼前这个女人。
城外得篝火晚会很热闹,几乎所有的人都出来了,太阳已经沉落了下去,只留下淡淡的余温在大地。在夜晚降临的时候,篝火点燃,明亮的火光照映出在场每一个欢笑的脸庞。
严恪几乎是整个晚会唯一的光亮。一身苍青色柔软的衣袍,如同把整个苍穹都囊括在一身,俊逸无双的面庞惹来了不少少女的目光。
天阑珊消失的一个当头,再回来严恪的身边几乎就堆满了人,他站在人群中,谈笑自如,举止不凡,一举一动都牵动她的心肺。她看见他的笑容温柔,声音虽然沙哑低沉,但是柔和的语调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
严恪其实就是一个发光体,他所在的地方永远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天阑珊终于彻底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的目光落在严恪的身上,有些痴迷。
“晨曦?”严恪看见了她,拒绝了那些少女便紧张兮兮的走了过来,步履如云,姿态优雅而高贵,苍青色的衣袍随着走动而晃动,如同会飞的云朵。
天阑珊在严恪看向自己的刹那,也在他的眼中找到了自己唯一的倒影,和那独属于她的刻骨温柔与深情。
那一刻,她终于了悟。唯有这样高贵优雅,唯有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仿若晨星耀眼的他,唯有吸引众人目光的他,才是严恪。
严恪看着失神的天阑珊,还以为她生气了,连忙道歉,“晨曦,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去招惹桃花。”
天阑珊回过神,抱着小彩瑛扑进严恪的怀里,“严恪…”
严恪反而有些手足无措,把天阑珊拥进怀里,感受着怀里的温度,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两个人啊。他唇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刹那间,仿佛所有的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周围的人看着两个相拥的男人,反而没说什么伦理之类,而是鼓起了掌,围着他们唱起了情歌,因为他们伟大的西夏王也好男风,甚至在西夏国引领了男风。导致现在两个男人在一起已经不怎么会遭到众人的质疑和反对了。
沈夕和躲在人群中,目光闪烁不定。果然这两个人有猫腻。他看了看天,月亮已经在中天之上了,时间不多了。他冲外面隐藏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行动开始。然后他自己走向那燃烧着的篝火,那明亮的火光如同希望。
“哟!夕和侄儿!”天阑珊从他身后拍了他一下。
“啊!”沈夕和下意识转过身往后一跳,一见是天阑珊,有些惊恐的说道,“你怎么在这?”话语间颇有些阴魂不散的意味。
“夕和侄儿!”天阑珊挑眉,手揉了揉小彩瑛的脸,“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不要叫我侄儿。”沈夕和的涵养似乎有些维持不住,俊逸的脸蛋上红晕点点,清爽干净的嗓音也有几分埋怨。
“难不成你爹和我的忘年交是假的不成?”严恪站在天阑珊身后,看了沈夕和一眼,然后嫌弃的撇了撇嘴,暗中对谷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看紧沈夕和。
“我…”沈夕和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不要叫他们叔叔啊!于是他决定转移话题,“我只是出来游历的,出门在外就该不拘小节。”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死板,牵强的仿佛说不下去了。
“你不好好在琊郡带着,没事跑到西夏国游历什么?”严恪的桃花眼里光芒闪烁,仿佛看穿了沈夕和的一切,“你小子几年前见你还是伶牙俐齿,怎的如今却说不出话来了。”
沈夕和的眼神不变,却勾起了一个笑容,“再伶牙俐齿也及不上严相半分。”
严恪眼神微变,这小子想做什么!突然听见篝火旁传来呼喊声--“死人啦!有人杀人啦!”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严恪心下一跳,下意识去拉身前的天阑珊,却听“砰”的一声,眼前一片迷雾,严恪抓了个空,脸色难看万分,是烟雾弹。
谷雨看见这边的情况,心下一凛,想要过去帮忙却被一个女子缠住,仿佛喝醉了一般把他缠的死死的。谷雨只能寄希望于谷风。谷风的武功心性都比他好。
谷雨不知道,谷风也遇到了麻烦。他虽然追了过去,但是出现在林中的高手都是大内高手,虽然单个武功不高,但是群攻却能制住谷风。
沈夕和站在暗处,看着这一场打斗,眼神一凛。严相身边的人果然都是个中好手,皇上派来的大内高手居然不能抓住他,反而落下败迹,被谷风制服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沈夕和看了看身边晕过去的女人,把怀中咿咿呀呀瞪着大眼睛的小彩瑛交给了另一个人。
“务必保护好这个孩子,平安带到皇上身边。”沈夕和如是嘱咐。
“是。”回应他的是日行千里的云泽。他的神行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孩子带回去。而沈夕和需要留下来面对严恪的怒火,因为严恪找过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区别是他是否有足够的把柄能说动严恪。
待谷风解决掉那些人之后,连忙赶向了沈夕和最开始所在的地方。却发现了四条不一样的脚印。谷风皱眉,这下麻烦大了。那人是有备而来。主子的其余暗卫都不在身边。他仔细分辨之后,留下记号就朝其中一条路奔去。
身为暗卫,他更了解严恪的秉性。所以他完全不需要担心严恪的安危,只需要执行严恪交给他的任务。而他的任务很显然就是,找回夫人和小主子。
因为在严恪的心里,天阑珊和严彩瑛比自己更重要。
严恪待烟雾散去后,空地上已经空无一人,他看了一眼四周,篝火旁边已经乱做了一团,他走过去一看,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他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神冷冽,声音冰寒到了极点。
“滚起来。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真的变成尸体,”
那具尸体的眼皮微动,觉的整个人仿佛被一股极致的威严压制着,不能动弹,不敢动弹。严相果然不是一般人。但是他仍然不敢起身,继续挺尸。
谷雨看主子出来,连忙打晕身上的女人扔下就跑了过来。他没看到在他走后那个晕倒的女人又重新爬了起来消失在人群里。
“谷风已经追上去了。”谷雨走到严恪身边单膝跪地说道。这代表他承认自己的错误。没有保护好夫人和小主子,这是他的失误。
“谷风走了,你在做什么?”严恪脸上的温柔消失的一干二净,浑身的气质骤变。若说他以前像是神一般温柔,却孤高不可侵犯,那么如今他亦是神。因为一句话,神恩似海,神威如狱。
“属下无用,被人缠住无法进行追赶。”谷雨低头认错。周围的人们早已四散而去,只有谷雨和严恪还待在尸体身边。
严恪拂袖,袖口一道劲风将谷雨掀翻撞在了那具尸体上,谷雨和那具尸体同时吐出血来。而严恪的声音冰寒,显然是怒到了极点。连风都不敢靠近他,如今的严恪居高临下,更像是一个被侵犯了领地的王者。
“要你还有何用?!!!”
装尸体的立马不装了,连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发抖。他的背后早已被冷汗打湿。早知道装尸体都能引起严相专注他宁愿去和谷风打一架被虐!
“幕后主使人,你们的目的。”严恪冷冷的看向跪着的那人。苍青色的袍子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诡异,而严恪身后不知何时跪倒了一大片黑衣人,皆是谷风在事发时就发出信号弹召来的暗卫。
“请严相回朝复职。”装尸体的人立马说道。他不敢说幕后主使人是皇上,但是他这样的答案已经让严恪知道了幕后主使人的身份。
严恪的脸庞冰寒一片,他可以接受自己回朝复职,但是他不接受威胁。因为自己,天阑珊这几日已经知道了他还关注着战事。她知道自己可能有一天就要离开去战场,但她一个字没说。他心本愧疚,却又来了这么一出。
“帝心莫测,这朝堂严某回不得。”
“严相!”装尸体的人震惊了,“两国交战,苦的是黎民百姓啊!短短一月时间,我朝已连失两座城池。严相若不回朝,恐南晋危矣。”
“暗卫听令,全力营救夫人和小主子!”严恪拂袖离开,却是不再听那人的话。他忧心黎民百姓又如何?如今的天下可有哪里是他的家?
“是!”众暗卫在黑暗中隐去身形,四散而去。如同黑夜之中的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