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9章 赏月谈心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9章 赏月谈心
“皇上!”
龙潜宫的大门被人强行推开,龙玄参几乎是下意识的拉过被子盖住轩辕玲珑几近裸露的身体,他看向来人,正是拓跋青玉。
“滚出去。”龙玄参的声音低哑,还有隐忍的克制。
“皇上!”拓跋青玉不依,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受伤的神色,噙满了泪水,但仍是倔强的说,“我不走!”
“滚!”龙玄参的威严从来不允许有人挑衅。
拓跋青玉终究是个不经情事的小姑娘,并不知道皇宫里的女人的悲哀,她此刻被心爱的人怒斥,只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跺脚转身跑了。
小惠子连忙又把门关上。偌大的龙潜宫,只剩下龙玄参和轩辕玲珑。
龙玄参下意识去看轩辕玲珑的神色,却发现依旧和最开始一样,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如今的局面,眼神平静的开始穿上衣服。
龙玄参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里?”脑海里闪过的答案是陆则。
轩辕玲珑看了他一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她平淡的开口,“皇上应该去看一下皇贵妃。她应该哭的很厉害。”
“为什么要我去看她?”龙玄参发现自己突然有些看不透轩辕玲珑。
“今晚的一切,皇上只是在刺激她而已。”轩辕玲珑目光平静的说道,陈述着一个事实。
龙玄参有一种被看穿的羞恼,然后语气莫名的开口,“朕若说不是呢?”话音一落,他就把轩辕玲珑重新压在了身下。
轩辕玲珑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惊讶,很快又消失不见,她平静的开口,“既然皇上说不是,那便不是吧。”
龙玄参眯起了眼睛,心里有什么开始改变了。他心下一动,然后扯去她的衣衫,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纠缠出曼妙的曲线。
龙涎香袅袅,在室内蔓延开来。
东兴国,东宫里最近异常紧张。所有从战场传过来的信件都直接流进了东宫,由太子轩辕凌直接处理。
已经是半夜,东宫仍然灯火通明。
轩辕凌坐在案前,眼前是一张地图,囊括了天下的所有城池。密密麻麻的地图和数不尽的战场消息让他的头都大了,他却还要熬夜处理。
这就是为王者应该付出的辛苦。
如今虽然一个月,却拿下了南晋的两座城池,所有的将士都在开心。但轩辕凌对这个战果并不满意。放下地图,听见有脚步声进来。
“查到青云去哪里了吗?”轩辕凌头也不抬的问道。
“回殿下,还没有消息。就连何太师也一直没有收到具体的消息。”周方是轩辕凌身边的谋士,一向负责为轩辕凌出谋划策。
轩辕凌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何太师究竟怎么看得儿子?居然让他出了东兴国境内。若是流落到了南晋那就麻烦了。”
周方想到一个消息,“似乎拓跋封也发现了我们在四处寻人。”
“是吗?”轩辕凌眼神一凛,“盯紧他,若是青云落在了南晋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何太师爱子如命,只怕就不能善了了。”
“这事我会派人下去盯紧。请殿下放心。”周方保证道,随即有些犹豫的说,“殿下,可曾听闻一则流言?”
“什么流言?”轩辕凌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
“京都曾传殿下和青云公子…”周方顿了一下,有些不敢说话。
轩辕凌看出他的难处,“你说吧,本宫不会降罪。”
“坊间传言殿下和青云公子有断袖之好。”周方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毕竟此事牵扯到皇家的子嗣传承问题,不得不重视。
“噢?”轩辕凌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流言?”他回想起有段时间父皇母后看他的目光都特别心痛,而且还不在意楼微的身份不明,直接把她赐给他做了皇子妃,现在想来,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既然是流言,那就做不得数。”轩辕凌看出周方的窘迫,出言解释,“倒是你这样一说,以后本宫看到青云都多少会有些不自在。”
“倒是臣坏了殿下和青云公子的关系了。”周方也有些尴尬,同时也放心不少。要是轩辕凌真的看上了青云公子,多半就真的拔不出来了。
“无碍。就是青云听说此ccf84b64事,估计也会拿来当做一个笑话讲给本宫听。”轩辕凌看周方眼底有些青黑,便打发他下去休息了。
待周方离开以后,轩辕凌放下手,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明月高照,深蓝色的天空如同丝绒般奢华而高贵。
他想起自己和楼微在马车上的那个吻,那时的她眼神不屈的看着他。轩辕凌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唇上,仿佛过了这么久,那个吻还有温度一般。
轩辕凌有几分迷茫。他在想,若是那日他没有喝多,而是惦记她身体里白头翁毒发作的时间,早日把她带回府邸,她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他也不会在再见到一身绯红嫁衣的她时而感觉到那一丝丝的心痛。
那时只是一丝丝的心痛,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沉淀的越多,以至于每次想起她时,心都格外的痛。
今晚月色静好,人却难眠。
严恪也同样如此。原因是他又招惹了不知名的桃花,被天阑珊给赶了出来。他独自一人也睡不着,索性直接躺在了客栈的屋顶上,看着漫天的月华洒落。
“你怎么没睡?”
听见声音,严恪别过头,居然是何青云翻身上了屋顶。
“被夫人赶出来了。”严恪耸了耸肩,一点也不觉得一个大男人被老婆赶出来的事情有多么可耻。
但严恪这么爽直的说了出来,倒是让何青云吓了一跳。因为他的眼里,南晋的丞相严恪一直都是个完美无缺的人,礼数完美,谋略也是完美的。
“我想知道,你以前有没有见过阿锦?”何青云没有接着严恪的话,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因为阿锦对严恪的态度太过诡异,仿佛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一般。
严恪疑惑,看了一眼何青云。“我还在想你从哪里捡来的怪小子,对我几次三番的不客气。要不是看着我家彩瑛喜欢和你家阿锦玩,我早就把他解决了。”
“你敢!”何青云一听后面的话有些怒了,“阿锦是我的家人!”
“不是你捡来的吗?”严恪不在意的耸了耸肩,眼神扫过房顶下的一个小小的身影,“你倒是真把那个小家伙当做你的家人了?”
“当然。”何青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睡不着?”严恪坐在屋顶上,眼神看向天空中的明月,心思有些莫名。他得到了消息,东兴国已经攻破南晋两座城池,而他一个南晋人却和一个东兴国的官二代在这里赏月言欢。他突然觉的有些可笑。
“我…”何青云瑟缩了一下,想起了轩辕凌的事,已经这么久了,他离家离果都这么久了,而且一点消息都没寄回去。这让他有些不安。
“我会保密。严恪的信用一直是很好的。”严恪看着何青云,轻轻的笑了。
那一笑,仿佛所有的月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柔软而耀眼,却又不失清冷和孤高。这大概就是独属于严恪的魅力。
何青云有些发呆,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心里郁闷了好久。
“我和轩辕凌是很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或许说是青梅竹马都是适合的。我以为我很了解他。可是最近我才发现我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我曾经和他无比的熟悉,现在却是无比的陌生。”
何青云的声音很低,有些飘渺,声音像是要随风飘散了一般。
“轩辕凌此人颇有城府,也有问鼎天下的雄心。”严恪颇为客观的评价。同时同情的看了一眼何青云。而这些城府多半从来没有对何青云展现过,不然何青云根本无法维持现在善良单纯的本性。
“你们都看得出,为何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何青云有些难过的说。
严恪却笑了,他没有污蔑轩辕凌,而是做出了最公正的解释,“不是你看不出,而是他有意保护你。”
何青云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严恪。
严恪耐心的解释,“你的心思纯净,他不想因为那些事情而失去你这个朋友。”就跟他的晨曦一样,他和轩辕凌一样,都希望用自己来保护他们的纯净。
知世故而不世故。
这才是最好的保持本心。
只是目前看来,轩辕凌明显把何青云保护的太过了一些,犹如未出世的稚子一般纯净。他倒是有心把天阑珊这样保护起来,只是条件不允许,因为天阑珊的性格已经是后天养成了,改不了。
何青云有些似懂非懂,“我需要回去吗?我失踪这么久,他一定很担心。”
严恪有些懵了,“你是离家出走的?跑了这么久?”
“额…”何青云讪讪的摸了摸头发,“算是吧。但是我爹知道我离家出走,所以派了护卫保护我。不过凌不知道。”
严恪瞬间有些无言以对。这也叫做离家出走吗?看来你所谓的离家出走就是你青梅竹马的经不知道就叫做离家出走了。
“要是不想回去也可以给你的青梅竹马写封信,报个平安。省得他担心。”严恪想了想,眼角瞟过屋顶下藏的很深的小小身影,又补了一句。
“你早些下去休息吧。你要是不睡,屋顶下的某个小家伙估计也睡不着。”
“小家伙?”
何青云疑惑的问道,然后往屋顶下看去,发现阿锦正在下面看着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