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7章 琵琶战鼓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7章 琵琶战鼓
“晨曦,我们回客栈吧。”严恪抱着小彩瑛就往回走,暗地里却在磨牙,女儿都要被拐走了还要毛毯做什么!小彩瑛爬到严恪的身上,咿咿呀呀的冲阿锦挥着手,阿锦好不容易回过头就看见这么一幕,冰冷的脸蛋变的更加冰冷。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阿锦再次转过了头,对何1394176e青云说,“离开这里。”
何青云把毛毯扔给小厮,抱着阿锦就离开了,感觉到他的小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何青云轻轻的抚了抚他的脊背,然后也转身离开。
阿锦在何青云转身的时候就发现那小家伙还在冲他捂着小手,果断的再次转头看着前方。他对小毛孩不感兴趣,更何况还是一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
天阑珊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还是跟上了严恪。
回到客栈,天阑珊还在后面,严恪趁机对暗处的谷风吩咐道,“去查那个叫阿锦的小孩。”那个小孩的眼神不似常人,面对自己更是露出了嗜血的杀意。他需要查清楚,防患于未然。
南晋如今已经承下了东兴国的宣战,战争一触即发。龙玄参也派遣最有实力的大将--拓跋封去应战,今日是为拓跋封践行的日子。
承仙殿上大摆筵席,只为拓跋封领军凯旋归来。
龙玄参高居首位,轩辕玲珑作为他唯一的妃子,一直陪侍左右。晚宴虽然大摆,但却没有人敢奏响靡靡之音,来做出此等荒唐行径。
但轩辕玲珑请出了,她抱住琵琶,一袭娟纱金丝绣花长裙袅袅娜娜,曲眉丰颊朱唇皓齿,回眸间花开似海,明艳不可方物。
龙玄参坐在高座上,表情晦涩不明,挥了挥手准了。下面的群臣都是胆战心惊,宸妃穿着皇后品阶的服饰,如今只怕无人能及。
拓跋封看着宸妃的美艳,握着金樽的手紧了紧,然后一把饮尽。想起家中妹妹的请求,炯炯有神的双目越发凌厉。
四周寂静如同天上的星辰,沉默不语。
轩辕玲珑端坐于大殿中央,无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纤长的指尖拂过琴弦,她垂眸看向那琴弦。这琵琶,是他赐下的。目的就是为了今晚的表演。
琵琶声起,叮叮咚咚如山泉坠落,仿佛间看见了山雾之中那潺潺山泉,滑入耳膜露出了鲜见的欢快的味道。
所有人都看到了,随着琵琶声起,仿佛有一幅画在所有人面前徐徐展开--桃林、炊烟、山居、小孩、老人,这是世外桃源的安宁。
拓跋封心中一滞。这美好的场景,他这个不懂音律之人居然都听的分明。若是自己的妹妹输与了她,这般才艺倒也不算是冤枉。
座上龙玄参的眸子越发深邃。轩辕玲珑,是不是只有在你被危险威胁的时候,你才能弹出这般的音乐吗?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百官的神色莫名,有些眼神流露出赞色,有的却不屑一顾。
琵琶声还在继续,节奏舒缓,轻拢慢捻出的情意愁绪无法掩藏,轩辕玲珑侧耳低眉,似乎听见了什么诉说。那是什么?是离别。
又一副画卷在眼前铺开,雪白堤外杨柳垂垂,女人孩子看着丈夫父亲远去,一望无尽的街道和远途,她们守着老母亲不断的抹泪。
一种莫名的哀伤蔓延开来。
拓跋封恍惚间看到了母亲对自己征战的嘱托,妹妹的不舍,他饮尽樽中酒,握紧了金樽,凌厉的双目也流露出了异样的情绪。
龙玄参却想起了严恪和天阑珊离开的那一天,他加急回宫,却依旧只看到空荡荡的宫殿,他们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再后来,急急切切的琵琶音响起,那是马蹄声,轻拢慢捻之下,如同战鼓砰砰砰的作响,又是一幅画卷铺展开来。
血色点亮了天空,染红了沙石,马蹄声与厮杀声四起,战鼓鸣响,铺天盖地的黑压压的一片,希望与绝望谱写出了绝世的阴霾。
旌旗破碎,战马倒地,还要战!
不屈的信念,不折不挠的是军魂!战战战!
号角吹响,为了家人,为了国土,为了尊严!战战战!
所有人都震惊,这是战场!没错这就是充满了血腥和杀戮的战场!拓跋封激动之下站了起来,手握上了佩剑,随时进入备战状态。
龙玄参眼眸幽深。轩辕玲珑,看来你还有点用处。
大殿中央,轩辕玲珑低眉看着琴弦拨弄出声音,露出的侧脸温婉而忧伤,被琵琶遮去的容颜则是欲语还休,半遮半掩远比全部裸露出来还要诱人心魄。
低低欲诉的琴音,如泣如诉,仿佛看到了战场的每一处鲜血。最后的画卷终于缓缓展开,那是,凯旋!
明明不是欢快的节奏,但所有人都看到了结局,大军旌旗摇晃,击退敌军,八百里加急送到了皇城,战胜的喜悦充斥着每一个家庭,天下人都在欢呼。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轩辕玲珑缓缓停下指尖,抬首露出最完美的微笑。然后她起身前进一步,“天佑南晋,拓跋将军必将凯旋而归。”
所有人都在震惊,这不是太平盛世的靡靡之音,而是一首战歌。就连拓跋封也对她另眼相看,但他决定的事还是要做。
“赏。”龙玄参神色莫名,只说了这么一个字。所有人都在赞叹轩辕玲珑的琴技,以及她对这场战争的祝福。因为她是东兴国公主,更是这场战争的起因,她如此作为,众臣对她的嫌隙自然是少了些。
举起酒杯,龙玄参一饮而尽。但只有他看到了轩辕玲珑的恶意,在画卷的最后那欢呼的画卷撕开,是多少家破人亡的哀嚎。这才是轩辕玲珑弹这首曲子的真义,但没有人明白,因为这首曲子,就是轩辕玲珑拿来争对龙玄参的恶意。
“谢皇上。”轩辕玲珑行礼之后,款款回到龙玄参身边。
拓跋封却在此时上前一步,单膝下跪,双目炯炯有神,“皇上,臣此去必为南晋带回胜利的桂冠。这不仅是天下万民的期待,也是家妹对我的期待。”
龙玄参轻笑,家妹的期待,拓跋封这是要为她妹妹求的一席之地啊!想起那个霸道骄横的小姑娘,龙玄参满怀恶意的想知道轩辕玲珑和拓跋青玉谁能赢。
“青玉也及笄了,若是拓跋将军愿意,朕可封青玉为皇贵妃,替将军照顾青玉一生。”龙玄参想,青玉性子单纯直爽,若是位分不高,恐怕斗不过轩辕玲珑。
“青玉能得皇上青眼,是青玉的福分。”拓跋封行礼退下。
众大臣面面相觑,随即开始举杯恭贺,皇上终于纳了第二个妃子,可喜可贺!对于纳妃而言,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他们可以开始琢磨选秀的事情了。
轩辕玲珑坐在龙玄参身边优雅得体的微笑着,事实上她的指甲已经嵌入了她的掌心,极淡的血腥味让龙玄参闻到,龙玄参轻飘飘的看了轩辕玲珑一眼。
“深宫寂寞,多个姐妹陪你,总是好的。”龙玄参靠在她耳边轻声说话,姿态缱绻缠绵,仿佛两人在说什么情话。
轩辕玲珑强颜欢笑的点头。事实上她知道这是龙玄参对她的报复。一是因为今天这首曲子的恶意,二是因为轩辕玲珑和陆则的行径背叛了他。他以深宫寂寞四个字将轩辕惊恐讽刺的体无完肤。
次日,也是八抬大轿把拓跋青玉迎进宫里,龙玄参赏赐了一大堆东西过去,全是符合皇贵妃品阶的东西。皇贵妃,品阶在皇后之下,也就在宸妃之上。
三日后,拓跋封出征,龙玄参携拓跋青玉一起登临城门,为拓跋封送行。拓跋封的军马远去,拓跋青玉在城门上哭的不能自已,然后晕了过去。
龙玄参当即抱回龙潜宫,宣太医来治。
接连几日,拓跋青玉夜宿龙潜宫,宠爱盛极一时。
轩辕玲珑得知消息时摔碎了好几尊玉如意。指尖嵌进手心,她的目光凛冽而复杂,又带着被背叛的哀伤。她也不知她为何会有被背叛的感觉,明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他从来没有碰过她,也不会让她夜宿龙潜宫。
“你在生气?你在愤怒?”尖锐的声音响起。
轩辕玲珑回头,是陆则。她缓下神色,露出温柔的笑意,“陆郎,我没有。我只是在想我们以后的出路。”
陆则依旧是一身侍卫装扮,他面目清俊,如今却有些狰狞,“出路?你确定不是在想着如何争宠吗?因为我不能人道!所以你就要另谋出路!那是你的出路,不是我们的出路!”
“陆郎,我没有。”轩辕玲珑有些疲惫,她走过去试图安抚陆则,自从陆则被龙玄参阉了之后,他的情绪一直不稳定。她温柔的拉住他的手,眼神流露出以往的深情,“陆郎,我心里只有你。”
话音刚落,陆则却一把拉过她吻住她的唇瓣,啃咬着,直到出了血丝。他的眼睛不再纯粹,变的心狠毒辣,他试图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厌烦和退缩,可她没有,她甚至小心的抱住了自己。
陆则一把推开轩辕玲珑,他觉得自己很可耻。她应该值得更好的!而不是和一个不男不女的人搅和在一起。
“你以为我没看见吗?”陆则的声音阴寒,“你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人,你对我感到了厌恶,恐怕我要是死了你会直接爬到那皇帝的床上去吧!”
“啪”的一声,陆则的大言不惭被轩辕玲珑一耳光扇的支离破碎。
“陆则,你可以不信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