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6章 彩瑛阿锦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6章 彩瑛阿锦
“难得见你有不笑的时候。”西夏王的笑容温和,只是却夹杂了一丝看好戏的意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微风牵动着花香接引而来,在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味道。
“夫人让我少笑。”严恪的脸故意僵住,把下意识弯起的嘴角放了下去,整张脸显得异常扭曲。
西夏王惊讶,“她倒是聪明了,知道你这样比较招桃花。”
“你也这样认为…”严恪幽怨脸。风牵动他的衣袍,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那是严恪脆弱的心脏。他琢磨着自己这几天可能会神经衰弱。
“难道不是吗?”西夏王翩然落座在严恪身旁,美丽而圣洁的脸庞染上些许狭促,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也坠落了凡尘。
严恪内伤的觉得自己受到了十万点伤害,刚要说话,却听谷风慢悠悠的开口,让他心里又是一个咯噔--“主子,你的第一千三百四十一个桃花恰好是如今的西夏王。”谷风言下之意,不作死就不会死。
严恪瞬间离西夏王远远的,西夏王含笑看了一眼谷风,明明是极为温柔的一眼,几乎让所有人嫉妒的目光,谷风却觉得自己仿佛落进了深渊,遭受了十八般酷刑一般难过。谷风下意识垂下了头。
小家伙在严恪怀里动来动去,吃着严恪的头发,咯咯的笑。
严恪发现小彩瑛在做什么,连忙拯救自己遭殃的头发,小家伙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指,两只小手肉肉的软软的,让人的心也跟着软了。
“彩瑛~”严恪耐心的唤着孩子的名字。
小彩瑛的眼睛湿漉漉的,小手抓着大手,眨着眼睛,咿咿呀呀的叫着。严恪看着怀中女儿可爱的模样,无意识弯起了嘴角,风华绝代也不过如此。
谷风被严恪的笑容惊到,目光有些飘忽,却突然被吓得魂不附体。天阑珊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严恪抱着女儿笑的开心。谷风再次升起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感觉,默默为主子点蜡。
但出人意料的是,天阑珊并没有和想象中一样过来教训严恪,而是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这边,一动不动。
绯莲发现了她,悄声走了过去,红衣妖娆而艳冶。如同忘川河旁一泻千里的曼珠沙华一般,血意灿烂而弥漫着颓靡。
“绯莲,你长得很好看。”天阑珊真心实意的称赞。只是美的太过不详,因为西夏王太过圣洁,所以绯莲的美就太过妖媚。但是她没有说出来。
“如果我真的很美,为什么有些东西得不到呢?”绯莲的声音很好听,清澈稚嫩中又带着勾魂的吸引。风牵起他血红的层层衣袍,繁复而庄重典雅的长袍,却如风过彼岸,花开如海,花香如浪。
“那是因为有些东西,是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才能得到。”天阑珊看着那里的严恪,笑的开心而又藏着忧伤。她希望他的好被所有人知道,却又只想把他藏起来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但事实证明,他不会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有预感,他会离开。那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选择陪着他。
“同等的代价…”绯莲若有所思,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不聪明,甚至说得上是愚笨,而且在那位严相的面前还很骄纵,只是没想到在某些方面,她看得倒是比其他人透彻。
在感情上面,拼的从来不是智商,而是情商。
“或许不是同等的。”天阑珊看着绯莲,眼神清明,“先爱上的那个,总是会付出双倍的代价。但也有可能,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得不到想要的。”
“也许吧。”绯莲轻笑,刹那间花开如海,妖冶而华贵。他艳冶的眼神里暗潮汹涌,如果他得不到,那么任何人也别想得到。
天阑珊移开眼神,转身离开。她需要安静一下。
时间过的很快,在西夏王宫里的第三天,严恪和天阑珊就离开了王廷。西夏王坐在王座上,带着银质的冠冕,送别他们。他的目光深邃,仿佛看到了有一天,离开的他们还会回来。
但严恪等人并未离开王城。西夏的王城很有特色,天阑珊还想在看看。
那天的桃花一事,天阑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仿佛也没制止过严恪在外面随便笑,但严恪却很自觉的在外面维持高冷的形象。
穿过满目琳琅的街道,天阑珊伸手捡起一块宝蓝色的毛毯,却发现毛毯上有了另一只手,她抬头,似乎对方也恰好抬头,两个人撞进了对方的目光里。
“楼小姐?”何青云的脸色有些莫名。这是凌曾经惦念过的人,木瑶瑶却撕毁了她的画像。两人因轩辕凌而结识,如今却又同时的讨厌轩辕凌,以至于两人再见竟也有些尴尬。
“是你!”天阑珊也有些尴尬。看着两人的手还拉着一块毛毯,宝蓝色的颜色在阳光的垂落下显549931d0得格外好看,花纹繁复,延伸到两个人雪白的指尖。
“这块毛毯…”
“这块毛毯…”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本是想打破这份尴尬,没想到却更加尴尬。天阑珊和何青云几乎是同一类型的人,两个人面面相觑,琢磨着是不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才导致了如此的行为。
“晨曦!”
“阿云。”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天阑珊和何青云同时松开毛毯,然后发现对方也松开了手,于是又是一场显而易见的尴尬。两个陌生的人出现了默契,这无疑是最大的尴尬。因为你并没有想同这个陌生人发展默契的想法。
天阑珊连忙去看严恪,看着一身苍青色长袍的他缓步而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而他所有的温柔都属于她。
“晨曦,你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严恪抱着小彩瑛走过来,那专注的姿态和刻骨的温柔,恨不得周围人都知道他是有妻子的人。
“一块毛毯。不过有人先看上了。”天阑珊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
但严恪瞬间打了鸡血一样,“哪块毛毯,只要你喜欢,为夫都帮你买下来。”他最近正好有些发愁,天阑珊的兴致明显没有刚来西夏时的高。如果一块毛毯能买回她的兴趣博她一笑,严恪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何青云抱起来寻他的阿锦,看着对方冰冷的小脸,不由捏了捏,在发现严恪在的时候他就想走了。心里止不住的骂娘,南晋丞相没事跟着他跑到西夏来干嘛!显然他还不知道严恪已经不是南晋的丞相。
“阿云,买下来。”阿锦突然开口,看着那块宝蓝色的毛毯。
何青云刚刚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拿起那块毛毯就给钱。阿锦第一次开口让他买东西,他怎么说也得拿下那块毛毯。
“阁下,这块毛毯是我夫人先看上的,不知阁下可否割爱?”严恪拦住了何青云,然后两人照面的同时就认出了何青云是谁。严恪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这不是轩辕凌的小跟班吗?他在这,轩辕凌是不是也在这?
何青云在听见阁下二字的时候就想跑,他没兴趣与跟轩辕凌做对的人在一起多掺合。但没想到的是,阿锦突然看向了严恪,眼神突然剧烈变化,冰冷的眼神在往嗜血的战意上失控。
“阿锦!”何青云一声轻斥,阿锦的眼神又重新变为冰冷。他转过头,不在看严恪,而是把自己埋向何青云的怀里,但同时不可避免的看到了何青云背后的天阑珊和天阑珊怀里的小彩瑛。
小彩瑛眨着眼睛看着对面冰冷的大哥哥,然后欢喜的笑了起来,拍着手掌要过去抱他,咿咿呀呀的童声最为软濡,天阑珊看见小彩瑛伸手的方向,心想也许小彩瑛应该多一个哥哥照顾。
“彩瑛,你想去找那个哥哥吗?”天阑珊温柔的问道。虽然她知道小小的彩瑛听不懂她说话,自己也只会咿咿呀呀的叫。
小彩瑛欢喜的拍手,咿咿呀呀的叫着,最后发出了两个单音节--“锅…锅……”,天阑珊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砸中,小彩瑛会喊人了。
“锅…锅……”
小彩瑛拍着手掌,穿着大红色的小衣裳在天阑珊怀里扭动,伸出手向阿锦的方向,看见阿锦冰冷的眼神他非但不怕,反而笑的更加开心。
天阑珊高兴的走到何青云旁边,小彩瑛被她小心翼翼举起来,然后却出人意料猛地扑到了阿锦的身上,阿锦的身躯一下子僵硬,小彩瑛却扒住了阿锦不放,欢喜的咿咿呀呀叫着。
“看来他很喜欢你的弟弟!”天阑珊笑着开口,小心翼翼托着小彩瑛的脚,防止她掉下来。严恪的脸却黑了,不得不承认,他有几分吃醋了。
“锅锅…”小彩瑛越叫越顺口,扒在阿锦身上往上爬。
何青云脸都绿了,不是因为小彩瑛在乱爬,而是因为阿锦一把咬住了他的肩膀,痛痛痛!何青云有些颤抖,阿锦趴在他耳边说。
“让她下去。”冰冷的声线顺着何青云的耳廓延伸。
何青云连连点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没等他出声,严恪却已经忍无可忍的拎着小彩瑛的后颈把她拉回了自己的怀抱,然后狠狠蹂躏了一把小彩瑛的脸蛋,看着她依旧看着阿锦的方向,锅锅的叫着,严恪的脸彻底黑了。
阿锦趴在何青云怀里暗自松了口气,冰冷的表情有些松动。如果不是怕那小家伙顺势爬到阿云怀里,他早就跳下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