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8章 青青子衿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8章 青青子衿
天空中的流云漂浮着,展示着自己最柔软的姿态,直到被炫丽的夕阳染的绯红,蒹葭楼里才传来一阵嘹亮的啼哭声。
她在父母期待的目光下诞生,四肢蜷缩在一起,柔软的胎毛几乎透明,严恪抱着这个孩子,看着她皱巴巴的小脸泛着淡淡的粉色,小眼睛湿漉漉的如同沾着清晨最闪耀露珠的黑色葡萄,看着很是可爱。
严恪抱着孩子坐到了天阑珊的旁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以及被汗水浸湿的长发,满屋子的血腥味还未散去,但他却并未离开。
“好好休息吧,我的晨曦。”
手指为床上熟睡的女人拨开乱发,严恪俊美无双的面颊上浮现刻骨的温柔,几乎是一眼看到就能为之沉溺,薄唇落在女人的额头上,代表着他的珍视。
“等你醒来,一切就该结束了。”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逸散开来,抑扬顿挫的语调仿佛是预知了什么事情,泛着诡异而幽深的气息。
这几日龙玄参心情很不好,仿佛有什么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直到得知了消息,龙玄参心头一跳,匆忙北上赶回皇宫,奈何加上信鸽飞行的速度和回程的漫长,等他真正回了金陵却发现为时过晚。
留在皇宫的是空无一人的蒹葭楼。
巫山站在台阶上,他现在已经视龙玄参的禁令为无物,肆意出没琼华殿。那些敢拦住他的侍卫都已经换成了自己的人。
听见脚步声,巫山抬头看向龙玄参,冰冷的面庞带着刻骨的嘲讽,嘲讽龙玄参对轩辕玲珑的宠幸,嘲讽龙玄参对严恪故意的冷待,嘲讽着为了一个女人的笑容失去一大贤臣的帝王。
龙玄参面沉如水,他虽然料想到了情况的糟糕,但没想到情况会这么糟糕。严恪居然直接无视皇宫的禁令递上了辞官奏折就带着妻女跑了,还愣是让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看来是你寒了人家的心。”巫山的话语冰冷而尖锐。如今的龙玄参做事全凭喜好,丝毫没有凤竹息当年的知人善用。
“滚。”龙玄参薄唇轻抿,预示着他的怒气。
“可惜了。好好的丞相啊…南晋的局面如今有点糟糕。”巫山冰冷的面孔浮现几许遗憾,眼底的冰冷在触及龙玄参隐忍怒意的面庞之后化作极致的嘲讽,“若是你要把南晋给我,说不准我还能帮你一统天下。”
他,有这个雄心!他是霸主,不是守成之君!
一瞬间巫山的气势达到了顶峰,这一刻他不是什么定山王,他身上有的是睥睨天下的气势和能力,甚至隐隐在龙玄参之上。否则他就不会在龙玄参下令禁足琼华殿之后还能在皇宫里四处浪荡,因为他本身的势力就没有被凤竹息彻底清剿,而他的阴谋论还在龙玄参之上。
龙玄参看着巫山,眸子里压抑的怒气终于被掀翻,周身的气息夹杂着来自帝王的震怒。帝王一怒,伏尸百步。
“蒹葭楼所有宫人太监全部杖毙。定山王押入天牢,听候发落。”
简简单单的两道指令,又是去了无辜的几十条性命,也耗尽了巫山对于龙玄参的最后一丝好印象。有人托宸妃求情,宸妃却是不闻不问,安心待在栖霞殿等待龙玄参的回来。
在身后的宫人凄惨的求饶声和噼里啪啦的板子声响起,龙玄参冷眼看着巫山去了天牢,拂袖往回龙潜宫的方向走去。
这天下没有他掌控不住的人。除了死人。
“把宸妃叫过来。”
回到龙潜宫,熟悉的龙涎香没能让龙玄参恢复平静。他的眼睛里闪过隐晦的杀意。严恪在没有他的指令下居然带着天阑珊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皇宫离开了金陵,在经过一个叫莲花镇的小镇之后便彻底没了音信。
回想起在凤竹息还是太后的时候,严恪几乎是权倾朝野。尽管他是个少年,但他本身就有一种令人信服的魅力,几乎能和帝王之威相媲美。
只是君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对于严恪,龙玄参的心里一直藏着深深的忌惮。哪怕表面上关系有多平缓,只有他知道那种在政见上不合时,满朝大臣几乎没有一个反对严恪的那种无可匹及的声望,也只有他知道严恪其实根本不把君王放在眼里。
“皇上。”轩辕玲珑的到来打破了他的沉思。
“宸妃,为朕抚琴一曲。”龙玄参闭上眼睛。他始终记得严恪的权力很大,在朝廷里举足轻重。但这回皇陵出事,他一筹莫展,又是仰仗严恪才将动乱的南晋安定下来。
轩辕玲珑不言不语,指尖轻挑,琴声悠扬,绘出一片世外桃源。
龙玄参的心情却因越发想起严恪而烦躁。世人都说严相仁善治世,极为爱民,朝廷里也是一片夸赞之声。不知何时,他们下意识的听从严恪的指令,似乎都忘了在严恪之上还有高高在上的帝王。
垂眸看着琴弦,轩辕玲珑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她知道为何龙玄参收下她了,因为严恪曾反对过。她的入宫,绝对会引起混乱。但上面的帝王,却是个心高气傲的主,不愿听严恪的话。她这些天看的清楚,所以才敢光明正大的和严恪做对。
嘴角的笑意温柔,轩辕玲珑的指下,无数音符跌落成花,盛开在她的脚下,为上面的帝王营造出虚伪的祥和。
龙玄参的眸色渐渐加深。严恪已经远离了这片朝堂,但龙玄参知道,严恪的消息全无就意味着严恪的势力大到阻隔了他的势力。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若是严恪的势力阻绝了王的势力,那么在王的眼里无异于谋反。
指尖捻过琴弦,琴音低沉婉转,桃花飘飞,不似人间,胜似人间。轩辕玲珑出声低低的吟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歌声绕梁三日,化作龙玄参心里的靡靡之音。
“过来。”龙玄参突然开口,君王的眼眸直视着轩辕玲珑。
轩辕玲珑按下琴弦,优雅起身,一走一动皆是高贵清雅,哪怕并不受宠,但出生于皇家,她自有她的高傲骄矜。
轩辕玲珑坐在龙玄参旁边,这一次,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含笑看着龙玄参。犹如胜利者,高傲的女王。
“皇上。”轩辕玲珑的声音柔美过人。
龙玄参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肤白玉润,摸着如同上好的绫罗绸缎,丝滑无比。女子小巧圆润的指甲涂了兰蔻,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轩辕玲珑是个美人,而且是个精致优雅的美人。似乎天下的美人都该如此,有着姣好的容貌,优雅的气质,行动间自有大家的礼仪风范。但也因如此,在见惯了美人的龙玄参眼里,这份美丽也就莫名的平凡了起来。
眼前蓦地浮现天阑珊的模样,精致的小脸,和与众不同的活泼气质,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灿烂的笑脸,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活力一般。那种感觉,就像在荒芜的沙洲看了鲜活的一抹绿色。
龙玄参最后还是放开了轩辕玲珑。如果你心里有了更好的,又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去接受一个次品。而恰巧,轩辕玲珑在龙玄参心里就是一个次品。
“你下去吧。”龙玄参冷淡的收回眼神。
轩辕玲珑笑了笑,没有不甘也没有不满,然后甩甩衣袖就走了。
“小惠子,传召苏云博进宫。”龙玄参眼神微微一凛。苏云博和严恪的关系他看在眼里,严恪的离开少不了他的帮忙。
“奴才这就去。”
偌大的宫殿里,龙涎香袅袅如风,与雕梁画栋的金碧辉煌相得益彰,而南晋最尊贵的君王,就这样斜倚软榻,不言不语。
一个月后,在通往齐英山的一条小道上,一辆马车缓缓行进,隐约听见里面传来婴孩的啼哭声和男人和颜悦色的哄着。
最终马车在小道的尽头停了下来,驾马的车夫是一个冷峻的男人,他把马车稳稳停下来,然后下车把凳子放好。
“老爷,夫人。到了。”
从马车里传出一个鼻音上扬的回答,“嗯。”温柔而不失礼数,光听见声音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位翩翩佳公子。
车帘掀开,露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甲圆润如玉,阳光落下,镀上一层莹润的光泽。接下来是青色的衣袍,柔软的不可思议,如同苍穹的颜色一般纯澈,让人迫不及待想看清他的模样。
竹林里,一个穿着灰色飘渺门弟子制服的人心忍不住砰砰砰的跳着。直到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仿佛没有人能描绘出那个人的容颜之鼎盛,唯独记住的,只有那人刻骨的温柔。
那人似乎感觉到过于火热的光芒,往林中一瞥,就是这一瞥,也如惊鸿般绚烂,宛若朝霞流云柔软。柯文几乎是下意识背过了身子躲在了树后,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再回过头时,那人扶着一个怀抱婴孩的女子向林中走来。
不是他所在的方向,那一行人走的是另一个方向。柯文心里隐隐有些遗憾。那样出色的人,即使不是结交而是萍水相逢也是极大的恩赐了。可现在两个人都是陌生人,对方还带着貌美的妻儿,似乎还有个冷面的护卫。
柯文躲在树后看了很久,直到那行人消失,再也看不到那个苍青色的人影,这才走下山林,盯着那辆无人的马车看了很久,琢磨着万一被人偷走了怎么办,便又主动坐在了马车的旁边,试图等待那抹苍青色身影的回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