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6章 狼的亲人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6章 狼的亲人
龙潜宫,龙涎香袅袅重重,让龙玄参的心情平复下来,看着面前依旧温柔浅笑的严恪,龙玄参的心思有些复杂。思绪飘忽到那幅画上,和那封缱绻缠绵的情书上,他其实曾经,觊觎过严恪的妻子。
只是这一次也是,轩辕玲珑也算是严恪的妻子,同天阑珊算是严恪的平妻。但严恪对此毫不在意,龙玄参也只能叹一声他的专情。
“皇上。”严恪看着龙玄参光明正大的走神,出声打断。
龙玄参握拳轻咳,想起严恪的来意,便也开口答道,“那群人已经被关押。”
“皇上打算杀无赦?”严恪对于面前这位少年帝王的心思还是把握的比较准的。龙玄参会下这样的令实在太过正常。
“严相有何见解?”龙玄参挑眉,严恪会这样问,恐怕心里已经有了其他的处置方法,所以前来说服他。
“不,臣只是想报个私仇而已。”严恪脸上的笑意更加温柔,“毕竟臣能落到寒潭底部出来,有那人的一部分功劳。”
龙玄参被严恪的笑容惊得后背发凉,果然有些人笑比不笑还可怕。连忙摆手答应了严恪,“你自己去找禁卫军统领要人吧。”
严恪行礼,“谢皇上。”
“退下吧。”龙玄参现在看到严恪有些发忖。他曾经看上严恪的第一位夫人,刚才差点染指严恪的第二位夫人,龙玄参郁闷的发现怎么好不容易看上的女人都和严恪有关。难道是他的人品太渣了…
严恪冲龙玄参扬起一个温柔到完美无缺的笑容,垂首退了下去。
出了龙潜宫,严恪看到殿外抱琴等候的轩辕玲珑,目光平淡,笑容温和,“三公主可是有什么事?”
“相爷就一点都不介怀?”轩辕玲珑奇怪的问道。好歹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刚才差一点,她就成了龙玄参的女人给严恪戴了绿帽子。
“我心里有更重要的珍宝,所以其他东西都是无关紧要。”严恪笑吟吟的说。
轩辕玲珑心里涌起难免的酸意。在经历了陆则的身体背叛之后,她本能的追逐着严恪对妻子从一而终的忠贞。
“如果无关紧要的东西伤害了我的珍宝,那么它本身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严恪看了她一眼,又凉凉的开口,打破她的幻想,“但是公主如今和皇上扯上关系,尽管我想对公主做什么,也得等皇上厌倦了。”
轩辕玲珑脸上的笑意僵住,严恪已经离开了龙潜宫。
严恪去找了禁卫军统领一趟,交代了他要的人,很快回到了蒹葭楼,但他的脚步却突然加快,这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推开主殿的门,像是预料之中的,楼玉痕一身黑色长袍坐在天阑珊的软榻旁边,一只手搭在她的皓腕之上,似乎在切脉。
听见脚步声,楼玉痕不慌不忙的起身,把天阑珊的手放进被子,然后看向严恪,漆黑如墨的眼睛浮现一抹犹豫,“师弟。”
严恪的脚步一顿,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异彩纷呈。楼玉痕居然叫他师弟,看来果真是如赵华云所说只失去了对天阑珊的记忆。
“师兄怎么来了?”严恪的声音低沉沙哑。听唐嫣然说上次房间里有个黑袍男子打翻了鸡汤,可他和龙玄参来的时候却人都没见着,看来应该是楼玉痕无疑。严恪琢磨着皇宫的防御还是有待加强。
“听说你…妻子有事,我过来看看。”楼玉痕的语气明显卡壳了一下。
“谢师兄关怀。”严恪露出一个微笑,很好,楼玉痕失忆后对天阑珊的定位他很喜欢。他有些恶劣的想,楼玉痕最好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
“师兄可去回头崖看过楼微?”严恪想了想,拐着弯试探。
“楼微…”楼玉痕咀嚼着这个名字,据飘渺门上下说这是他死去的妻子,但他没有记忆。就像他对天阑珊这个人一样没有记忆。
严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继续微笑,“师兄想必是忘了。”忘了正好,楼微是楼玉痕的人,死在了回头崖。但现在的是天阑珊,天阑珊是他严恪的。
“我想找回记忆。”楼玉痕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片脆弱。
“师兄何必着急。既来之,则安之。如果忘记了,又何必执着呢。”严恪的唇角掀起一抹温柔到极致的笑容。
“缺失记忆的感觉,就像身体不完整。”楼玉痕垂眸,完全不知道在严恪面前剖析自己的心迹有多么危险,“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好受。”
“子愈避之,反愈促之。”严恪的笑容温和,语调异常平缓,“师兄越是想躲避缺失记忆的感觉,就越是难受。不如放下,随遇而安。”
“而且师兄缺失的是关于楼微的记忆,既然她从小陪伴你身边,自是在缥缈峰长大,何不回缥缈峰多走走,也许能记起来。况且师弟在这还要照顾妻子,实在无法好好招待师兄。”严恪在心底默默盘算着把天阑珊和楼微在楼玉痕心里彻底分化成两个人,然后再一脚把楼玉痕踹开,省得碍眼。
听着严恪不动声色的下逐客令,楼玉痕黑色的眼眸里闪过奇异的光芒,最后点了点头。他决定回缥缈峰。
送走了楼玉痕,严恪松了口气,坐到了天阑珊旁边,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原本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里面夹杂着委屈和不满。
“不许捏脸,疼。”
严恪收回手,桃花眼欢喜的流露出愉悦,自然而然的也泄露了主人的深情,他颇为狭促的说,“怎么,不装睡偷听了?”
“唔…”天阑珊的眼神飘忽。话说严恪刚才忽悠她师父忽悠的好顺手,要不是她是本人,她都以为楼微和天阑珊是两个人。
“怎么?”严恪见她眼神游移,语气颇为不悦,“你要告诉他真相?”
“那还是不要了!”天阑珊缩了缩脑袋。被囚禁什么的,她再也不想体会一次,哪怕囚禁她的人是她的师傅,也许还算是她的初恋,嗯,初次暗恋。
“胆小鬼!”严恪轻轻的敲了敲她的额头,笑容里尽是宠溺。
天阑珊不服,瞪大了眼睛,“难道你就不是胆小鬼了!不然干嘛明知道我师傅失忆了还忽悠他!”
严恪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在她额头落下一吻,那种被珍视的感觉瞬间让天阑珊的心有些飘飘然,然后她听见严恪靠在自己的耳廓说话。
“因为是你,所以我才胆小。”
因为害怕失去你,害怕再也见不到你,害怕你再也不属于我。
天阑珊是孕妇,多愁善感的她瞬间眼泪汪汪,严恪顿了一会儿,才吻上她的唇,唇齿纠缠间,天阑珊急促的喘气着,严恪动听的声音从唇边溢出。
“但也是因为你,我才什么都不怕。”
如果拥有了你,世间的其他对他而言又有何意义呢?
回应严恪的,是天阑珊动情的喘气声,和伸开双臂的拥抱。严恪侧身在天阑珊的旁边,伸手抱住她柔软的身体。
天阑珊一如既往趴在他的胸膛上,手指卷上严恪散落在胸前的乌黑的长发,水润的眸子清晰的印出严恪的模样,以及他桃花眼中独一无二的深情。
“严恪…”天阑珊的声音很小,像是在这宽大的宫殿里刻意压低了声音,她脸上带着犹豫的表情,“你这几天是不是和…和她在一起…”
这几天严恪都不在寝殿,而轩辕玲珑也没有出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天阑珊的表情立刻变成想哭而又不敢哭的样子。
“和谁?”严恪温香软玉在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天阑珊瘪起嘴巴眼泪汪汪,在严恪看向她的那一刻,泪水就掉了下来,晶莹剔透,挂在她刚刚醒来的苍白面孔上,显得尤为可怜。
严恪赶紧解释,“没有!我刚刚去龙潜宫了!”
“真的?”天阑珊眨巴了下眼睛,没有再哭,两颗剔透的泪珠挂在眼睫毛上,折射出宫殿里柔和的光芒,显得格外夺目。
“自然是真的。”严恪不敢说自己去龙潜宫还见了轩辕玲珑一面,当下温柔一笑火速转移话题。
“你觉得孩子会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呢?”严恪对于这个话题很满意。
天阑珊迷茫的眨了眨眼,然后欢喜的搂住严恪的腰,兴致勃勃的讲出自己的期待,“是女孩子!而且是和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子!”
和我一样漂亮?漂亮?
严恪温柔的摸了摸天阑珊的肚子,怕她要是生了个男孩子就失望了,然后开始不着痕迹的忽悠。
“不过这么小,万一是个男孩子呢?不过只要是你生的,都是我们最完美的孩子。不是吗?晨曦!”
天阑珊原本因为男孩子而不悦的情绪一扫而空狂点着头,瞬间点亮了一双美眸,如同洒满了星光的子夜,耀眼而又美丽。
“我们的孩子是最好的。”
“他是我们的珍宝。”a1111212严恪如是说道。
天阑珊笑的灿烂,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对未来的期待。再过一段时间,她和他就会多一个小宝贝,在他们的怀里长大,不会像自己一样出生后就没有父母。她会把自己得到的和未得到的,都给予这个孩子。
“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天阑珊拉住严恪的袖子,“在齐英山脚下,是一群狼收养了我,我和它们一起长大的。”
严恪眉毛一跳,不好的预感在太阳穴突突的响。
果然,天阑珊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我可以去看它们吗?它们相当于我的父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