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1章 绝望之音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1章 绝望之音
严恪看了一眼天阑珊手里的琴,接过来,看着她的星星眼,桃花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深情和宠溺,“你今儿怎么想起要听琴了?”
看着严恪白皙的手指挑出几个单调的音节,天阑珊笑眯眯的说,“我听说皇上在找一个弹琴的美人,所以想把你献上去。”
“铮”的一声,刺耳的琴声让天阑珊吓了一大跳,呆呆的眨了眨眼。严恪淡定的收回手,仿佛刚才弹出魔鬼音符的人不是他。
“我错了!”天阑珊见他放下琴,连忙求饶。
严恪轻飘飘的看她一眼,声音凉凉的,“你想把我献上去?嗯?”
“没有!你是我的!”天阑珊气鼓鼓的,看着那架古琴,又忍不住冲严恪撒娇,“刚才开玩笑的啦!你别生气!”
严恪扭头。表示不开心。他去太医院转了这么久,为她和孩子操碎了心,她居然还想着把他献给皇上!不可原谅!
看着傲娇中的严恪,天阑珊却不急了,反而乐呵呵的抱着严恪放下的琴走了。严恪发现不对劲,连忙唤住她。
“晨曦,你去哪里?”
谁知此话一出,天阑珊连头都不回,直接往殿外走。胃里有些不舒服,也全部忍了下来!她心里碎碎念,不就是弹个琴吗?至于跟她生气吗?不就是一个玩笑吗?至于吗?天阑珊越想越委屈,这几天严恪老往外面跑,她都怀疑是不是严恪看上了哪家的小宫女了。不就是弹琴吗?巫山也会!她去找巫山!
却突然脚下一轻,天阑珊忍不住尖叫,看见是严恪抱起了她向屋里走去,眨巴了一下眼睛,晶莹的泪花涌动。想起他之前对因为一个玩笑就对自己生气,不由挣扎起来,嘴里说话也没什么遮拦。
“你放我下来!我要去巫山!”
严恪却是好笑的看着她,把她抱的更加稳。脚步不停的向软榻走去,低沉沙哑的声音含着浓浓的笑意,果然怀孕的女人最没有理智!
“乖乖的,不许去找巫山!”
严恪把天阑珊放在床上,谁知她脾气上来了硬要听巫山弹琴。还同自己拳打脚踢,严恪无奈的把她抱进怀里,任凭她在怀里挣扎就是不放手。
“严恪!你欺负我!”天阑珊眼泪汪汪。
严恪吻了她眼睛一下,轻柔的如同一片雪花,“我哪有欺负你!”
“你就有欺负我!”天阑珊在他怀里使劲挣扎,圆圆的眼睛里泛起薄薄的水雾,折射出懵懂脆弱的光芒,粉粉嫩嫩的樱唇撅起,如同俏皮的花瓣。
“好好好!是我欺负你!”严恪不跟孕妇争辩,只恨不得把这小祖宗供起来。他不就不满了一次吗?这小祖宗还不依不饶了!严恪不觉有些好笑。
天阑珊听到这里,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像是不可置信,声音软软萌萌的,“你欺负我!你居然欺负我!”说着说着,一双粉拳直接开打。
被打的严恪苦中作乐的想,女人这样也许比较戳中萌点?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你!”严恪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天阑珊的脊背,温柔的顺毛动作让天阑珊终于安分下来。
但她仍然撅着嘴瞪着严恪,如同一只小猫一般,小爪子不甘的挠着严恪的衣服,大眼睛里满是傲娇,“你居然不哄我!你居然不哄我!”
严恪抓住她作乱的手,喉咙一紧。我亲爱的晨曦,你怎么能这么可爱!他忍住想要亲吻她,而是把她旁边的琴拿走,温言软语的说。
“我哪有不哄你,我给你弹琴听,好不好?”
“好啊好啊!”天阑珊拍起了手,神色欢快。她坐起身子,把严恪推下软榻,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满怀期待,“你快去弹!”
严恪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抱着琴走到案前,放下琴。抬起手腕,指尖轻挑,琴弦泄露几个单调的音节。调音之后,严恪看了天阑珊一眼,这才转头认真看着手下的古琴。
漂亮而柔美的音符在指尖破碎,开出无数花朵和蝴蝶。仿佛落在了无尽的苍穹,俯瞰着人间的美好和广阔。低沉婉转的音节化作黑夜的晨星,耀眼而华丽。
天阑珊的心仿佛一下子平静下来,灵魂仿佛升到了无穷无尽的九天,揽尽世间的风光,那里辉煌的无人能及,那里美好的赛过人间。但随着琴音兜转,她又仿佛看见了漂亮的云朵上,有小孩在欢笑,笑声纯粹而悦耳。
天阑珊下意识伸手想去抓住他,眼前的景象却化作烟云消散,原来是严恪一曲终了,正满眼笑意的看着她。
那笑容,能够让天底下任何一个人为之沦陷。其间的美好和风华,又岂是绝世两个字说的尽。而那双来满了十里桃花的眼中,倒映出自己的影像,落满了温柔和旖旎的情意,浓烈的足以让人脸红心跳。
天阑珊看着严恪一脸呆滞。心里止不住的愉悦很快又显示在了脸上,绽放出花一般的笑容,却又纯粹的那般透明。
严恪走上前,把她拉进怀里,用早已不复温柔婉转的低沉嗓音说道,“你还在生气吗?”
“没有!”天阑珊使劲摇了摇头,把自己完全塞进严恪的怀里。两人相拥的画面足够温馨,让闻着琴声而来的龙玄参都被闪瞎了眼。
龙玄参默默转身离开,走出蒹葭楼。心里止不住的吐槽。他方才差点以为这就是昨晚听到的琴音,没想到弹琴的是严恪,他瞬间把那个想法打散。
太监小惠子也是一脸纠结。还以为皇上的妃子有着落了,没想到是丞相大人在弹琴。让皇上空欢喜一场。
龙玄参没有去御书房,而是回到了龙潜宫。他看着眼前搜罗而来的古琴有些发愁。昨晚的琴音委实不错,让他有些惦念。
“皇上,三公主托人求见。”
龙玄参颔首,精致的衣袍散落在榻上,勾勒出旖旎的风情。他单手支着额头,袖袍滑落露出白皙的手腕,莹白而光滑的皮肤惹人浮想联翩。这一刻,他不是帝王,倒像是个诱人的妖精。
他薄唇轻启,“让三公主梳洗好了再过来。”
“是。”小太监低顺的退下。
轩辕玲珑不明白龙玄参为何让她梳洗好了再过去。穿上华美的服饰,梳上最美的发髻,戴上钗钏,化上一个淡妆,这才袅袅婷婷的走向龙潜宫。
皇帝让她梳洗,她自是不敢怠慢。因为有一条罪状叫做--御前失仪。
待踏进那重重宫殿,轩辕玲珑垂首行礼,露出白皙而纤瘦的脖颈,一条漂亮的绿宝石项链垂在胸前,色泽莹润,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轩辕玲珑见过皇上。”
“起来吧。”龙玄参斜倚榻上,锋利的眼角微微上挑,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股令人不敢反抗的气势。眼角的余光滑过案上的古琴,待轩辕玲珑起身后,他没有问她的来意,而是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三公主可会抚琴?”
“玲珑略懂一些。”轩辕玲珑说话喜欢留三分余地。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的太满就容易被人打脸。
“三公主先为朕抚琴一曲如何?”龙玄参的眸子里闪动着神秘莫测的光芒,让轩辕玲珑猜不透他的想法。这个帝王,比轩辕凌还让她胆战心惊。
皇帝的话音一落,立马有宫女上前为轩辕玲珑摆好琴架。
轩辕玲珑跪坐琴架之前,纤指抚上优美的琴弦,声音婉转而秀丽,如同她本人一般温婉,“玲珑献丑了。”
龙玄参悠然的目光扫过偌大的龙潜宫,这里的装饰精贵华美的一塌糊涂,这就是帝王的寝殿。集天下辉煌的珍宝于一身。
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琴弦,轩辕玲珑垂眸看着细长的琴弦。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而这眼前的古琴不过七弦而已,又暗含了她多少的光阴?
单调的琴音,欢快而悠扬的旋律,一如清澈见底的儿时年华,懵懵懂懂,不知情爱的珍贵和虚假。彼时年少,彼时芳华。
桃花如缕,斑斑点点。时光如水,曾经相信你的人,又是否还是曾经的模样?偌大的宫殿里,夜明珠的光华皆数落在那垂眸抚琴的人身上。琴音低沉婉转,你可看到你曾深爱的人啊,早已成就了人家。
龙玄参的眼神闪烁,听过无数琴音,或开阔,或美好,却没有一个能如轩辕玲珑的琴音这般得他的心。她抚的不是琴,而是她的一生。
琴音犹然未止,白堤之上,垂柳依依,月华如练,缠绵而又低沉,嘶哑又压抑。琴音陡转,无止境的烈火焚烧着无止境的虚假,虚无的疼痛都是源自虚假的情爱。舍弃了你爱的人啊,这世上再也没有爱你的人了,你可曾后悔?
抚琴的人低眉浅笑,却又空洞的犹如离魂一般。那是无止境的荒芜,你舍下了一切,可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这里没有鲜血,没有生命,只有你一个人。为什么留下你一个人?
无数的太监宫女把头低的不能再低。这首曲子太过绝望悲怆。不知道会不会犯了皇上的怒火。天子怒,伏尸百步。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