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4章 哭红了眼的小猫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64章 哭红了眼的小猫
“木…木大夫…”
天阑珊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巫山不是说木槿是皇子吗?而且巫山和木槿不是都被抓了吗?等等,巫山和木槿,天阑珊僵硬的回头,男子一身黑色蟒袍侧倚门边看戏,俊逸天成的脸庞上满是生人勿近的气息。一双漂亮的凤眼里冰冷一片,让天阑珊不由心惊胆颤。卧槽!这不就是巫山吗?
“丫头?!你怎么来了?”木大夫欣喜的拉着天阑珊看了一圈又一圈,“你的毒和你师傅的毒都解了,那太好了!”
天阑珊突然想起什么,扭回头,看了木大夫一眼,天真的笑了笑,一双水润的大眼睛显得整个人特别无害,“木大夫,你和巫山什么时候认识的?”
“三年前吧,他找我相认的。”木槿木大夫毫无防备的说了出来。谁料天阑珊下一刻就甩开了他的手,一张小脸上满是被欺骗之后的难过。她直接跑了出去。
门口的巫山看着天阑珊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的木槿,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今天的严恪在想着回蒹葭楼之后又会收获什么样的惊喜。却没想到收获的是一只哭红了眼睛的小猫。严恪连忙把她抱进怀里,然后一下又一下的安慰着。
“不哭了不哭了!乖!”
严恪轻言细语的安慰着,轻轻的拍着她抽泣着的背。心想她今天去哪儿受什么刺激了?天阑珊把自己埋在严恪的怀里,数不尽的委屈往她心里涌去。
“我好不高兴!”天阑珊趴在严恪怀里不知道多久了,才慢慢的说道,声音软软的,一双大眼睛因为刚刚哭过,显得水润又清澈,红通通的鼻头让她显得更加可怜。仿佛一只可怜的小猫。
“怎么了呢?谁惹你不开心,为夫替你收拾他。”严恪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声音低沉而沙哑,但天阑珊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是木槿木大夫。”天阑珊瘪起了嘴,她好难过。
严恪的笑容不减,依旧宠溺而温柔的看着天阑珊,心里的念头却飞快地转着,木槿和巫山如今都囚禁在琼华殿,看来可怜的小猫今天是去见过他们了。琢磨了一会儿,严恪没有想到原因,决定亲自问怀里的小猫。
“你今天见到他了?”
“嗯!本来我是想去看美人的!”嘴快的天阑珊一下子跳起来,恨不得回到过去把自己的嘴缝起来,果不其然,她看见严恪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难看,连忙出声补救,“但他们没有一个比得上你。”
严恪的脸色这才好转,而且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十分的宠溺。这个笑容太过温暖,也太过炫目,天阑珊忘了抽泣,只呆呆的看着严恪。
严恪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满意,逼不得已的时候美男计还是颇为奏效。他笑了,笑的更加炫目而璀璨,仿佛所有的光芒都落在他的身上,却不刺目,反而刻骨的温柔,严恪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微微的魅惑。
“为什么难过?”
天阑珊的大眼睛里全是严恪的笑容,听到这句话,不高兴的瘪了瘪嘴,“木槿骗我。在师父中毒之前他就认识了巫山!”换句话说,木槿对于楼玉痕的中毒见死不救。明明知道那是白头翁毒,明明知道是巫山的禁地独有之毒,但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反而隐瞒了下来。
严恪明白了,然后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俯下身在她漂亮的唇瓣上落下浅浅的一吻,天阑珊顿时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醉了。她内心荡漾的拉住严恪的脖子,在对方微愣的时候反压了上去,啃着严恪软软的嘴唇,天阑珊不无荡漾的想,她家相爷的唇真好吃!
严恪被压住,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想安慰她来着,现在怎么看都有种引火烧身的错觉。看着天阑珊起身,一脸餍足的砸吧了一下嘴巴,似乎在回味什么,漂亮的粉色唇瓣上泛着水润的光泽,那一脸餍足的表情更像是在魅惑。严恪的桃花眼里一下子升腾起了熊熊的火焰,似乎要把天阑珊拆吃入腹一般。现在是她自己在引火烧身了。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严恪长臂一伸,把天阑珊压在了身下,露出了一个惊为天人的笑容,天阑珊顿时被迷的七荤八素,不知今夕是何夕。等她彻底回过神来,某人已经把她吃干抹净。
这是一个关于调戏与反调戏,压倒与被压倒的故事。
在故事完了之后,天阑珊早就把木槿忘到了九霄云外,安心的趴在自家相爷怀里听着故事,不时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
“在很久之前,皇宫里有一个皇帝,很多妃子。但这个皇帝有些倒霉,所以他只有一个孩子活下来了,其余的孩子都死了。所有人都以为是活着那个孩子的母亲做的。后来皇帝死了,那个孩子成了皇帝。但他们不知道,有两名皇子流落在了民间。知道自己身世后都想杀了现在的皇帝和太后报仇。”
严恪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没有以前的温软醇厚,但讲故事时却也让他多了一丝历经沧桑而变的成熟的韵味。
“他们想杀的是现在的皇上和皇上的母亲吗?”天阑珊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嗯。那两个皇子就是木槿和巫山。”严恪点了点头,指尖穿插天阑珊的头发,在她温软而又敏感的头皮上流连,天阑珊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蹭了蹭严恪的掌心,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木槿和巫山不过是后宫权利斗争的牺牲品罢了。木槿流落在宫外的时候还是个少年,却因在宫里身体积了毒素白了头发,没有人敢收留一个少年白头的人。直到你的红雪师叔出现,将木槿带回了飘渺门,好生调养了很久,才把木槿身体里的毒素散了个七七八八,但一头白发却黑回不来了。”
天阑珊的大眼睛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心疼的神色。她没想到木槿的身世竟然是这样的。多年来的同门之谊让天阑珊不至于真的狠下心去恨对师父见死不救的木槿。
“后来他被巫山找到,却要求他同巫山一起复仇,他拒绝了。但听说你师傅中了白头翁毒,他便不止一次的去问巫山讨要解药。巫山没有给,他便自己偷了白头翁毒出来专心配制解药。但他不知道,巫山找过楼玉痕要求飘渺门上下追随他复仇,推翻现在的武昭帝。”
“什么?”天阑珊瞪大了眼睛,随即斩钉截铁的说,“师傅肯定没有答应。”
“你师父确实没有答应。他虽生性淡漠,但也不是能为一己之私而置江山社稷于不顾的人。王朝的每一次更替,都意味着鲜血,意味着生命的流失。”严恪的声音略带沉重,就连他的笑容都比以往浅了三分,一双桃花眼里留下的是对黎民百姓的怜悯和不忍。
“那后来为什么巫山答应了医治我?”天阑珊疑惑的问道,随即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像是不可置信,“是师父答应了他的要求?”
“按现在的情况来说,确实是如此。”严恪摸了摸她的头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自问,若是看天阑珊夜夜承受着万蚁噬心的痛苦,而巫山威胁的又是他,他真的不知道能否真的狠心看着天阑珊一天天白了头发,一天天离死亡越来越近。但楼玉痕却忍了下来,在一天天忍受失去天阑珊的痛苦中他才会变的如此偏执。不是救不得,是不能救。
天阑珊听到严恪的回答,张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语言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原来师父为她,早就一次次的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所以你现在开心了吗?”严恪捏了捏她的小脸。
“啊?”天阑珊被问的有些懵,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严恪好笑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知道谁在我回来的时候哭的跟个小花猫一样!现在就忘了啊!”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天阑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头埋在严恪怀里装作鸵鸟。刚才哭的那般凄惨的人一定不是她!真是毁形象!
严恪无奈一笑,没有理会她的鸵鸟。他的思绪飘飞到天阑珊说的那一句--“本来我是想去看美人的”上面,宫里好像美人很多的样子,就算这几年没有,选秀也会有的。严相心里再次暗搓搓的想辞官了。
琼华殿,巫山看着木槿日复一日的捣药,也有些厌烦,他甚至有些觉得今天天阑珊要是多来几次肯定不会这么无聊。
“巫山,你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了!”木槿抽空递了个白眼给巫山。
巫山没有理他,依旧在屋里走来走去,然后一把拉起木槿,就向外面走去,手上暗自使劲,木槿的脸色瞬间惨白了几分。
“巫山!你发什么疯!”
“闭嘴!”巫山拖着木槿到外面巡逻的士兵面前,然后面无表情的说,“木槿生病了,去请太医。”
木槿刚想说什么,巫山拖着他的手暗中使力,木槿的脸瞬间痛的扭曲,豆大的汗珠往下落,一个士兵见状连忙去请太医。
“你,去告诉皇帝,说木槿病危,要见他一面。”
士兵默然,定山王爷,你这样拖着人家槿王说病危真的好吗?但还是去请了皇帝。待确定人走了之后,巫山才默默的松开了手向宫殿里,巫山抱着自己被掐的一片青紫的手臂上蹿下跳。
“巫山!你给我等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