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7章 十个凤竹息,比不上一个微微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7章 十个凤竹息,比不上一个微微
等两人彻底离开演武场,演武场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一群人这才叽叽喳喳的谈论起今天的比武,也有不少女弟子羡慕天阑珊能得到门主全心全意的爱。
“门主和小师妹的感情真好!”
“你说错了,是门主夫人!”
“哎哟!我忘了门主下令喊错小师妹要去戒律堂领罚的!”
但在诸多和谐的声音里,总会出现莫名的不和谐,一个女子悦耳如黄鹂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包括还没离开被人扶起来的赵华云。
“真是!那女人不就仗着自己是门主的徒弟勾引门主吗!”
在场的人脸色都有些尴尬,赵华云的脸色一瞬间难看到极点。一把推开那扶着他的弟子,向那名女弟子走去。
“你别这么说,那是我们的小师妹!”有人出言反驳。
那名女弟子一脸对天阑珊的鄙视和不屑,她就是看不惯天阑珊的样子,“我说错了么?本来就是她无耻下流的勾引…啊!谁打我!”
“啪”的一声,说话的女弟子被狠狠打落在一边地上,一张漂亮的脸上迅速浮肿,留下了难看的痕迹。她的眼神有些不甘有些屈辱。
“三师兄?!”
赵华云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虽然刚才的一巴掌用力过猛又牵动到了他的伤口,让他浑身上下都痛的厉害。但他不后悔。星辰般的眼睛里蕴藏着隐隐的怒火。
“你还是称我一声赵公子比较妥当,我可担不起你的三师兄。”
看着赵华云的眼神出现厌弃和鄙视,那个女弟子瞬间瑟缩了一下,但瞬间又骄傲的像个凤凰,“你们是门主的弟子又如何,大家都是飘渺门的一员,你们凭什么高人一等!凭什么高人一等?”
“凭什么?”赵华云一声嗤笑,俊美无双的容貌上平白多了几分宝刀出鞘的锋利,极为勾魂摄魄,声音却严厉异常,“凭我是小师妹的师兄。凭我也是你们的师兄。纵使是在外面,就算今日说道的不是小师妹,而是你们任何一个人,我赵华云都会为你们出头。”
“三师兄!”所有弟子都不由动容。
“你好生反省一下吧。今日我打你,是我不对。我会去戒律堂领罚的。”赵华云面露歉意,反倒让那骄傲的女弟子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争对天阑珊但不代表争对三师兄。所以她老实的道歉。
“三、三师兄,对不起。”
“无事。”
说罢,赵华云这才向外一瘸一拐的走出演武场。虽然一身狼狈,但风华不减。直到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他才不顾形象的哀嚎一声龇牙咧嘴的扑倒在床上!师父真偏心!居然扣着他不让他认输还压着他打!疼死了疼死了!
齐英山,缥缈峰的另一处。一黑袍男子静静站在树下,斑驳的阳光窸窸窣窣的落在他脸上的灰质面具上,勾出冰冷的轮廓。站立良久,他才缓缓地开口。
“看来楼玉痕没有想要实现承诺的想法。”
“目前看来,他一心扑在了楼微身上,并无意帮助主人。”身后一个黑衣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黑袍男人轻笑一声,取下脸上的灰质面具,露出一张长年不见阳光的脸,白的几近透明,他轻轻叹道,“自古英雄冢,都是美人乡。楼玉痕也迈不过这一关啊。”只是不知心底是真的惋惜,又或者是幸灾乐祸。
“主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黑袍男子把玩着面具,“当初的承诺是,我们救了美人的命,就会得到我们想要的。如今他食言,我自是要收回美人的命了。”
“可是若人死了楼玉痕若是发起狂来…?”属下的声音有点迟疑。
“这样啊,那就让他拿另一个美人的命来换这个美人的命吧。”黑袍男子重新带上面具,缓步离开。
而另一边,红雪这两天看着楼玉痕和天阑珊一天天的亲近,心里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滋味。其实仔细算来,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
她作为女人,又作为微微的师叔,自是知道微微在之前是喜欢过楼玉痕的。那种懵懵懂懂的恋爱,那种把自己放到尘埃里的卑微,她都看得懂。只是玉痕却在逃避。后来微微嫁了人,他反倒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来因为微微的拼死解救,让他一度害怕失去,心魔已生,走火入魔只是迟早。
如今的情况,失忆的微微和爱她的玉痕在一起,应该两个人都可以幸福了。只是,她心底恋慕着的那个人,她的师兄,曾几何时,她也奢望过自己会陪他一生一世。怪只怪,姻缘不由命。
只不过红雪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幸福而平静的生活终究还是被打破了。因为微微在偌大的飘渺门失踪了。
红雪不敢大意,连忙往飘渺门主殿走去,楼玉痕在那里等她商议。走到殿门处不远,却发现殿门闭起,红雪便想她进去等师兄也好。
刚想推门而入,却听见了里面的谈话声。
“你居然威胁我?我会杀了你。”
红雪一惊,是玉痕,他的声音何时如此充满了杀气,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
“那又如何,除非你打算要一具尸体陪你终老。”
“好!我答应你!”
“我不会留在飘渺门了。给你三天时间,拿凤竹息的尸体到禁地来换你女人的性命。”
什么?红雪睁大了眼睛,突然发现他们的谈话已经结束了,下意识她翻身贴上了殿门口高高的屋檐,躲了起来。
待有人出来走远了,她才翻身下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进了大殿。
“玉痕,找到微微了吗?”
楼玉痕坐在高台之上,黑发无风而起,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已经再也看不见眼白,红雪知道,楼玉痕已经走火入魔,而且这才再也挽回不了。
“将所有弟子召回,不用找了。”
“为什么?你找到微微了吗?”红雪明知故问,就是想知道他的回答。
“不用问我,我知道你刚刚在外面。”楼玉痕低着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红雪失控的吼道,“那是凤竹息啊!曾为了你的生命把所有青春年华埋葬在后宫的凤竹息!”
“一个凤竹息,比不上微微。”楼玉痕低低的说道。
听着楼玉痕的话,红雪终于红了眼睛跑了出去。为什么会这样?她一定要阻止他!几乎是立马她就去牵了她的火焰驹向山下奔去。
楼玉痕听着弟子报备红雪的动向,没有说话。红雪此行注定是徒劳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楼玉痕杀不了的人。
金陵,龙潜宫。
凤竹息坐在龙榻之上,手上把玩着一串佛珠。纵使线断了,但只要珠子在,她就能让宫女们把它翻出来再制成一串佛珠。
最近她着实有些头疼,太上皇打着自己已经退位的旗号拒绝选秀连宫里仅有的几位妃嫔都潜回了家。而那个一心一意对龙玄参的唐嫣然他又看不上,这就说明等龙玄参的继承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凤竹息又拒绝选男宠,所以下一任的皇帝是谁就让她有些头疼。
她琢磨了半天,自己成为南晋第一任女皇已是极限。而自己的母家--凤家,她又对他们失望透顶,万不可能把帝位传给凤家人。而且凤家最近张扬跋扈了些,确实该好好休整一番。如果从皇室旁支的话,这个时候并没有合意的小辈。要不等自己殡天了之后把皇位再扔给龙玄参?
凤竹息认真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能性。
“皇上,严相求见。”
严相这个时候找她作甚?凤竹息虽然疑惑,还是摆了摆手。玉屏很快将人带了进来,凤竹息没想到居然是红雪。
红雪一看见她就哭了,扑了上去,“竹息,你快逃,玉痕要杀你!”
“什么?”凤竹息惊得下意识站了起来。
“红雪前辈,请你把原委细细说一遍。”严恪有些怔愣。面上却依旧是温柔的笑容,清雅如莲,孤高如兰。他处变不惊的能力让红雪也不由一愣,她止住了哭泣,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个成年人了,不能再随便哭泣。
“是微微失踪了!有人拿微微要挟玉痕!”
凤竹息神情一怔,思考了一会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径直走进了内室。
“竹息,你快藏起来,玉痕快要过来了!”红雪跟在楼玉痕身边,自是知道他的实力不凡。她有些难过,凤竹息那么爱玉痕,玉痕却要为了微微而要凤竹息的命。为什么会这样!他对微微的爱是爱,凤竹息对他的爱就不是爱了么?
而严恪却仿若遭到了雷劈一般。她失踪了…这个认知一下子席卷了他的脑海,他以为他离开了她的生命,就算是两人的结局了。没想到的是,她却从没离开他的生命,缺一块,都那么不完整。
严恪心也一下子仿佛缺了一块,但素来冷静的他下一刻他立马出门打发了一个太监通知龙玄参和御林军统领前来龙潜宫周围护驾。
等他回到龙潜宫,凤竹息也已经出来了。一身黑金龙袍衬得她威仪无双,绝美的姿容上是不容忽视的霸道和专制。
“严相,你过来。”
“臣严恪拜见皇上。”严恪行礼。
“起。”凤竹息平静的说着,宽大的袖袍中滑落一卷明黄色的卷轴。
严恪起身,随机看到了那份递到了自己眼前的圣旨。他接过一看,是传位诏书。没想到一个楼玉痕,就让凤竹息放弃了皇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