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6章 真狗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6章 真狗血
结果不知是你的几个师兄们太笨,还是天机门太顽固,我带着你还是被追杀了七天七夜。直到误入了一块禁地。”
七天七夜,呵呵,真够执着的。天阑珊不无难过的想,自己以前究竟还做了多少大逆不道的事!
“结果在那片禁地,你中了白头翁毒。我凭借着功力强大把你的毒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并且对飘渺门内外隐瞒了此事。除了你,就只有阿雪知道了。后来,就出现了大盗灵鼠,也就是你,四处偷盗稀世珍宝。然后我就把你逐出了师门。”
天阑珊咽了咽口水,“那些稀世珍宝现在在哪?”因为这个被赶出师门,感觉不是很亏的样子。
楼玉痕哭笑不得,“我怎么知道你拿哪儿去了。不过据后来的木槿所说,你全是为了那些稀世的奇药。为了能解我的毒。”说到最后,楼玉痕满眼深情,尽数落在天阑珊身上。
天阑珊的手抖了抖,这戏码,怎么看怎么狗血。
“然后呢?”天阑珊颤颤巍巍的接了一句,她有预感,后面的天雷肯定会糊她一脸,滚滚的,就是很欢脱。
“后来,你去了金陵。几次出入皇宫,有一次遇到了一个叫巫山的人,他受了伤,你救了他,他却给你下了白头翁毒,但承诺离开皇宫后给你解药。”楼玉痕闻言露出一抹心疼,“但却只有一枚解药。”
“所以我把解药给你了?然后自己一个人承受了白头翁毒?”天阑珊呵呵一笑,果然是天雷啊,滚滚的,就是很欢脱。
“你记起来了?”楼玉痕停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里十分幽暗。像是要把人吞没一般。
“没有啊!我推断的!”天阑珊摇了摇头,“毕竟那个时候谁让我看上你了…你继续说你的。”呵呵,那个时候脑残的自己。
“其实和你猜测的一样。你救了我,后来因缘巧合之下流落到东兴国,我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去了东兴国把你带了回来。”楼玉痕斟酌着字句,“后来我明白了自己的真心,当众宣布你是楼门主夫人,只是你却不高兴了。”
“…”天阑珊想,自己那个时候果然是脑残。自己看上的人也看上了自己,不偷乐就好了,居然还拒绝了。
“当时我正在冲破缥缈功法第九重,却因此走火入魔。所以一怒之下废了你的武功。而后来我再次找到巫山为你解毒时,你却发了高烧,醒来后就忘了一切。”楼玉痕的话七分真三分假,他不希望若是有一天自己的谎言被穿帮他会再次囚禁她伤害她,但又怕全说出来她又会想起那个叫严恪的人,所以只好半真半假的说话。
“…”被废武功?天阑珊只想说呵呵,那脑残绝壁不是自己。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对不起。”楼玉痕的声音有些颤抖。天阑珊叹了口气,停下来抱住了他,认真的说,“我不怪你。真的。”
“真的?”楼玉痕有些不可置信。他以为她至少会跟他冷战几天。
假的!但天阑珊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拉起他的手,“这里是哪里?”
“这里就是演武场,我们进去吧。”楼玉痕带着她大步走了进去,沿途不断有人向二人问好--“门主好,门主夫人好。”
一句门主夫人让天阑珊嘴角一抽。不过就是当众宣布了而已,成亲什么的都还八字没有一撇呢。
楼玉痕牵过天阑珊坐到了演武场的中央,又派了个弟子快马上山去请赵华云。得知的结果却是山顶上空无一人。
“师兄不会跑了吧?”天阑珊猜想着。
楼玉痕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声音性感又危险,“的确是有可能。”
“那怎么办?”天阑珊不开心。她一定要把痴傻师兄欺负回来。
“来人。封锁护山大阵。把你们的三师兄带到演武场来。”楼玉痕说着,袖中一白色水纹瓶飞出,落在了演武场中央,然后慢悠悠的说,“这是奖励。”
所有弟子立马气势汹汹的去全山搜寻赵华云。开玩笑,门主亲自拿出来的东西能差吗?
“那是什么?瓶子挺漂亮的!”天阑珊好奇的问道。
“清心丹。”楼玉痕说了之后,看天阑珊一脸茫然,楼玉痕笑了笑,主动解释,“清心丹在闭关清修时可以阻止心魔的出现。而飘渺门所修炼的缥缈功法虽是武学上层,却极易遇到心魔,所以有了清心丹在修炼缥缈功法的时候一大助力。但炼制清心丹的材料珍贵,所以清心丹只有长老和门主的弟子才能有幸获得一枚。”
“呵呵…”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天阑珊突然不想说话了。
“诺,你瞧,人来了。”楼玉痕飞身到了演武场中央,甩袖把那瓶清心丹推了出去。押送赵华云的弟子连忙接住,欣喜若狂,“谢门主赏赐!”
“师傅,我还能走吗?”赵华云可怜兮兮的问道。
“你说呢?”楼玉痕转身看向他,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
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眼神里流露出惊艳。果然传言门主当然倾倒天下四大美人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连天阑珊也不由露出一丝痴迷,这个人,她的记忆里,藏着她一生都不能说出口的眷恋和爱慕。如今记忆尚未恢复,但那过去的情感却如潮水般涌来,只是眼前不知为何却浮现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有张在平凡不过的小厮的脸,却让她感到了莫名的不安。
楼玉痕看着赵华云,眼睛危险的眯起,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赵华云的身后一脚踹飞到演武场中央。赵华云的惨叫划破天际,惊起阵阵飞鸟。
“如果你不想吃更多的苦头,那就不要试图用苦肉计。而是站起来光明正大的和为师比一场。”楼玉痕缓步上前,在赵华云面前几步站定,负手而立。周身的气息深不可测,气场全开。
赵华云嘴角一抽,反抗明显死的更惨。
“还是,你认为你在为师手下十招都过不了了?”楼玉痕的声音极为平静,如同大山般的镇定。
“三师兄怎么了?不会真的过不了十招吧?”
“谁知道呢?三师兄一向痴傻,如今就算清醒了武功又好的到哪里去!”
“切!你没听门主说过吗,三师兄是最适合修炼缥缈功法的!”
“对!所以三师兄一定能过十招的!”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让赵华云头都要炸了,真是没出息。才十招而已!他可是撑过一百招的!赵华云咬牙,不争馒头争口气!
随着赵华云的出招,演武场立马欢呼起来。
有人开始细心的数三师兄究竟过了多少招,“一招,两招…一百招…两百招…”那人的眼睛越来越亮,“三百招!…三百五十招…”
“三师兄真厉害!”有人开始欢呼。
不同于下面弟子的欢呼,有经过的长老弟子和长老却是纷纷扶额不忍再看,迅速离去了了事。天阑珊坐在高台上,悠哉悠哉的嗑着瓜子。她自然看出来赵华云这么久还没失败下场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她乐的看好戏。
“小师…门主夫人!这是你要的瓜子茶水和金创药。”来人是缥缈峰的弟子,平常都叫她小师妹,如今却不得不改口。
“嗯嗯。你放这儿吧!”天阑珊随意的点了点头,她没有记忆,自然不记得任何人。那名弟子见她没有反应,却是神色黯然的下去了,有人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以前的小师妹尚且有机会加把劲追求,如今的门主夫人却是机会全无。
“四百招…五百招…”
所有人瞠目结舌,三师兄这么厉害了,日后继承门主之位指日可待啊。
赵华云听到下面的惊叹,苦着一张脸一边躲避着师傅的攻击,一边还要反击。事实上谁知道他完全是被师傅吊着打,这根本就是一场无胜负的碾压。因为师父根本就是打算让他一直陪着打,所以师傅是隐藏了实力跟他耗,目的就是光明正大的海扁他一顿。
楼玉痕的手上毫不留情,一拳一拳打在赵华云的身上,虽不及要害,却还是能让他连续几天痛的下不了床。赵华云哭丧着一张脸,师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欺负小师妹,求放过。
最后这场单方面殴打终于在天阑珊不忍心的求情下停止。理由是,她还要她的好师兄给她好好的打扫院落,不能在床上躺太久。
楼玉痕皱了皱眉,天阑珊的院落都是由他亲自处理,他自己愿意,不过就是用真气卷起落叶的功夫而已。突然他看到演武场如今的烦乱,当下开口免了赵华云去天阑珊的别院,而是为了心疼他,改成了演武场。
赵华云看着偌大的演武场痛的龇牙咧嘴。他大少爷何时做过这等工作,而且这个演武场明显比天阑珊的院落大很多。
楼玉痕满意的把人划出了天阑珊的别院。他希望那里只有他和她。而没有其他人。天阑珊对于这件事没有多想,反而为能够整到这个师兄而开心。
“走,微微,我们该回去了。”楼玉痕温柔的把她揽住,身体挡过了某些人黯然而饱含深情的眼神。
天阑珊脸色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嗯嗯。”心想,她果然还是不习惯他的触碰。虽然她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爱情。或许以前的那个她是,又或者,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