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5章 她的生命里将不会再有严恪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5章 她的生命里将不会再有严恪
秦恪一直看着天阑珊,见她如此,脸上的笑意更大了。只是心底的悲伤却越发明显,她不记得他了。
“下来吧!”赵华云终于出声。
天阑珊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秦恪抱在了怀里,纵身一跃,感觉到路过耳边的风声,天阑珊下意识抬头去看秦恪,就见他笑意温婉的看着自己,桃花眼里,十里桃花灼灼其华,让天阑珊有些目眩神迷。这双眼睛,这个笑容,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小师妹,你已经着陆了,怎么还不从秦恪身上下来?”赵华云的声音响起,总之让瞬间清醒的天阑珊觉得十分的非常的欠扁。天阑珊连忙从秦恪身上跳下来,刚刚落地额头上就挨了一折扇,当即又一次眼泪汪汪。
“刚才的步法叫做凌波飞燕。”赵华云阴侧侧的威胁,“你要是再敢说是跳舞我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
秦恪下意识把天阑珊护在身后,“不要欺负她。”
赵华云兴致缺缺的撇了撇嘴,然后径直向前走去,“我方才见那方绢帕大概就掉在前方。你们快些跟上来。”
“真的?”天阑珊一听绢帕要找到了连忙一蹦一跳跟了上去。
不知走了多久,赵华云终于停了下来,天阑珊这次学聪明了没有撞上去。赵华云环顾四周,当下一跃而起几个起落停在了树枝的最顶端,立于密林之上很快他就找到了那方白色的绢帕,连忙飞身过去取了下来。
突然他背脊一寒,吓得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从树上摔下去,他心里大呼不妙。果然回首向上眺望,就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山顶上多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虽然隔的远看不清面容,但多半是师父无疑了。他心虚的挥了挥帕子,算是打了个招呼。
可下一刻他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
师你就算武功高强也不能仗着这个就直接跳下来吧。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楼玉痕,赵华云掉头就跑。要是从这里被师父一脚踢下去,下面的荆棘和密密麻麻的树枝绝对能让自己毁容。
好不容易眼看着到了刚才离开的地方了,楼玉痕几个起落却已经到了他身旁,毫无心理压力的伸出一脚踹他下了树。
“啊!”
一声惨叫惊起无数飞鸟。
天阑珊目瞪口呆,就发现楼玉痕站在上面,然后轻轻巧巧的就落在了自己身前,“你来这做什么?”楼玉痕漆黑如墨的眼睛紧紧盯着天阑珊不放。
天阑珊心里一紧,连忙避开了楼玉痕的视线跑到了以大字型趴在地上的赵华云身畔,果不其然见他身上攥着一方绢帕,刚捡起来她的手就被人攥住。
她回头就见楼玉痕愠怒的眉眼,“为什么不回答我?你是不是又要逃跑?”
天阑珊呆了呆,随即拿起那方帕子塞进了楼玉痕的手里,软着声音说话,“我只是去找这方帕子了。你别生气!”
楼玉痕拿起帕子,心神一动,就将天阑珊抱进了怀里,鼻尖全是她的味道,这才让他安下心来,他低喃道,“别离开我!”
天阑珊的手僵了僵,终究还是回抱住了楼玉痕,她不知道自己以前做了什么才能让师父如此害怕失去自己,只是不管怎么样,她无法忽视看见楼玉痕如此脆弱时心底泛起的心痛,她不知道那是不是爱,但是她不愿看见他不开心。
“我不会离开你的。”天阑珊如是说道。
秦恪在一旁看着相拥的两人,目光里闪过一丝沉痛。心口的伤再次鲜血淋漓。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天阑珊的目光向秦恪看去,却发现一直看着自己的秦恪这一次居然移开了目光。她心底莫名的钝痛,又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哎哟!”赵华云惨叫一声,“师父你好歹搭把手啊!我帮师妹找回了你们的定情信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定情信物?天阑珊下意识看向秦恪,发现他已经主动上前拉起了师兄。
“你额头怎么红了?”楼玉痕却没理会赵华云,只是放开了天阑珊问了一句。
“师妹撞在树上了!”赵华云抢先说道。要是让师父知道他打小师妹还不废了他。以前师父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师父估计已经是彻底的妻控了。
“才不是!”天阑珊怒了,“分明是你拿扇子打的!”
“师父。小师妹冤枉我!”赵华云垂死挣扎想要抵赖。都怪他手贱,平时打顺手了,今天打过头了。
楼玉痕拍了拍天阑珊的肩膀,然后看都没看赵华云一眼,“我帮你教训他。”
天阑珊立马笑开了花。谁知楼玉痕又补了一句--“以后叫我夫君。”天阑珊瞬间脸色有些难看,夫君什么的,她真的叫不顺口。
“你不愿意?”楼玉痕眼中再次酝酿起了风暴。
“夫…夫君。”天阑珊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楼玉痕满意的搂住了她的腰,径自向上飞去,只留下一句--“我在演武场等你回来。”
赵华云的脸色顿时大变,去演武场还不如让他去死来的快点。看了旁边的秦恪一眼,赵华云突兀的问道,“你何时离开?”
秦恪直直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你也觉得我该离开吗?”
“没错。”在赵华云心里,如果小师妹不喜欢师父想要费劲心思逃离他自然是要帮助小师妹去寻求最好的。但是若是小师妹爱上师傅能和师父能幸福的在一起那就另当别论了。更遑论严恪如今在小师妹的心里只是一个陌生人。
“他们会幸福吗?”秦恪问道。
“如果你不在,小师妹最先爱上的本来就是师父。”只是却阴差阳错遇见了你。赵华云后面那句话并没有说出来。要打发人就不应该给人希望。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进缥缈峰。”秦恪痛苦的闭上了眼。方才天阑珊和楼玉痕亲密的一幕幕让他的心再次被划了无数条口子,鲜血淋漓。
“因为我不知道小师妹失忆了。”赵华云直白的说,“如果她没失忆,心里还有你,我为了她的幸福自是会帮你。”
“如今她已经有了她的幸福,所以我的幸福也就不重要了。是吗?”秦恪轻笑,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没有人看到他眼角一滴泪滑落,浸润了泥土。
“严恪…”赵华云觉得有些对不住他,“若是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可以来找我。”
秦恪没有说话,只是身影消失在丛林之中。从此以后,她的生命里将不会再有严恪这个人。
天阑珊被楼玉痕揽着眼神直接踏着重重密林上了缥缈峰的峰顶。天阑珊抱住楼玉痕的腰身,看着周围广阔的风景,不由深吸了口气。
“你轻功真厉害!”
看了一眼笑的一脸开心的天阑珊,楼玉痕也跟着笑了。
“微微,待会儿要去演武场看看吗?”
“演武场?对了,你让师兄去那做什么?”天阑珊眨了眨眼睛。
“自是帮你教训他。”楼玉痕刮了刮天阑珊的鼻子,被毫不留情的一把打掉。
天阑珊嘟着脸,不高兴的说,“别把我当成小孩子!”
“嗯,微微长大了。”楼玉痕意味深长的说,然后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
天阑珊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们靠的这么近,她几乎可以数清他的眼睫毛。恍惚间,她想起了另一个场景,在街头,穿着大红喜服的男子把一个同样穿着新娘礼服的女子压在墙上,也亲吻着她。只是她看不清那两个人的脸。
“你在想什么?”楼玉痕突然出声。
天阑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松开了,一双水润的眼睛染着迷雾,“我在想,这方绢帕你在哪里拿到的?”她隐瞒了刚才见到的画面,只当是她幻觉了。
“嗯?”楼玉痕勾起她的下巴,声音低沉而魅惑,“你想知道?”
“总不能是我自己送的吧?”天阑珊细思恐极。原来自己以前那么大逆不道吗?居然妄想染指师父。
“我在你房间外面那棵树下找到的。”楼玉痕微微一笑,霎时间倾城倾国。
“是我埋起来了?”天阑珊抽了抽嘴角。“你又挖起来了?”
“嗯。我知道你自小有把很重要的东西埋起来的习惯。所以再把你赶出师门后就去找了找。”挖出来?怎么可能。楼玉痕一向只用真气凝实翻土。
“赶出师门?”天阑珊嘴角再次抽了抽。她又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楼玉痕一边牵着她的手下山,一边慢悠悠的解释,“因为你好像砍了天机门的镇门之宝--紫竹林。紫竹本就难得,一大片紫竹就更加难得。而据说你是想扛回家来盖房子。”
楼玉痕说着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天阑珊讪讪一笑,砍了人家镇门之宝,那还真是丧心病狂。
“后来你被天机门全门追杀,”楼玉痕说到这儿又停了一下,果然看见天阑珊一脸吃瘪的表情,又继续说道,“我听说之后前去搭救你,顺便派了你的几个师兄去天机门同他们交涉,看要赔些什么才能放过你。”
天阑珊有些胃痛,赔些什么,这摆明是赔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