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4章 秦国的秦,严恪的恪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4章 秦国的秦,严恪的恪
天阑珊脑袋轰的一声炸响。满脑子都被“师父亲了我”这句话刷屏了。
“咳咳”听见咳嗽声,天阑珊终于找回了理智一把推开了楼玉痕然后站了起来,但她忘了自己手上还有一方丝帕方才下意识的松手让丝帕掉在了地上。
天阑珊脸一瞬间通红,看着身后的一位贵公子和一个小厮。贵公子一身华服,身姿颀长而秀丽,一把折扇轻扬间,眼睛里竟落满了破碎的星光,甚是好看。
“你是谁?”天阑珊感觉对方有些熟悉,“我们是不是见过?”
赵华云收了折扇,笑的一派风流,“小师妹,你这么烂的搭讪技巧跟谁学的?要不要本师兄教你几招?”
天阑珊一脸黑线,直接给这位师兄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
“微微,他是我收的三弟子--赵华云。性痴傻。”楼玉痕摸了摸她的头发,看她脸上仍然红晕余留,心下一紧。
“确实痴傻。”天阑珊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赵华云嘴角一抽。小师妹,你欠调教!
楼玉痕失笑,又看向了赵华云,“你今日来做什么?一个月前不是就说你要出师了吗?”
赵华云这才正了正神色,“为报师门教养之恩,徒弟特地为师门送来了一年所需的物资。”
“噢?”楼玉痕也正经了起来,“一年的?”
天阑珊另一旁突然跳了起来,“哎呀!帕子飞了!”说着就要去抓被风刮起的帕子,却不着调的差点跌下山去,幸好楼玉痕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她。
“你怎么不小心点!”楼玉痕的神色有些冷。刚才看她差点跌下山的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差点失去她的那一晚,所以脸色非常难看。
“我…”天阑珊有些委屈,“刚才那块绢帕掉了下去。我知道它对你很重要,对过去的我也很重要。”
楼玉痕一怔,所有的怒气瞬间消散。
赵华云走到他们身旁,向下一看,“啧,多半是找不到了。”
“如果有你一直陪在我身旁,我还要那帕子作甚?”楼玉痕终是露出一个笑容,但眼神却是向下看了一眼。确认找不到帕子了又飞快地收回了眼神。
天阑珊点了点头,将楼玉痕眼中的惋惜看在眼底,暗自决定待会儿下去帮他找回来。毕竟看样子那块绢帕怎么都有定情信物的嫌疑。
赵华云看着这两人的互动,不动声色的看了他带来的小厮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师父,这批物资庞大,你不去亲自过目过目?”
楼玉痕思考半晌,点了点头,又看向天阑珊,“微微,跟我一起去可好?”
天阑珊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赵华云拉在了身后,赵华云一脸嫌弃的看着楼玉痕,“师父你就自己去吧,我陪小师妹说会儿话。”
楼玉痕眼神幽暗,看了看天阑珊,询问她的意见,“微微,你呢?”
“我?”天阑珊想起自己还要找那方绢帕,连忙摆了摆手,“你先去吧,我跟痴傻的师兄交流交流!”
赵华云的脸瞬间又黑了。小师妹,看我待会儿怎么调教你!
“那好。”楼玉痕想了一下,赵华云未来会继承飘渺门也未可知,让他们师兄妹熟悉一下也是好的,他看了赵华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微微失忆了,可能不记得你,但你若是借着她失忆欺负她,或是给她说了什么胡话,你就要仔细你的皮了。”
赵华云是一枚人精,自然听得懂楼玉痕的警告,当下点了点头,“放心吧,师父。我一定会和师妹进行友好的交流,一句胡话都不说!”他懂楼玉痕的意思,不要提严恪的事。只不过,小师妹原来失忆了吗?
“微微,我先走了。”楼玉痕最后招了招手,天阑珊识相的走了过去,被楼玉痕一把抱在怀里,然后又松开向山腰处的飘渺门大殿走去。
“噢!我会早些回来的!”
天阑珊见师父离开,当下松了口气。但很快她也跟着下了山,只不过走的是弯道,其间树丛荆棘极多,赵华云连忙跟了上去。
“师妹!你走那儿做什么?”
“找刚才掉下去的绢帕。”天阑珊随口回答,然后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前方的树丛密密麻麻,好几处荆棘都划破了她的裙子。
“你走我后面,我来开路。”赵华云一把把天阑珊往身后一塞,折扇轻扬,几处起落就把挡在面前的枝桠打落,露出可供人通过的空间来,“刚才掉下去的绢帕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天阑珊跟在后面,见赵华云几下就搞定了,“痴傻师兄,你的武功很高吗?”话没说完就挨了一扇子,“哎哟!”天阑珊抱着脑袋痛呼,就听赵华云说了一句“真是,才走了几天就敢对师兄没大没小了!”
天阑珊眼泪汪汪的撇了撇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突然发现自己旁边还跟着一个人,正是赵华云带来的小厮。
天阑珊吓了一跳,不是这小厮长的难看,而是她转过头却发现对方似乎一直在看着自己。
“你是谁?”天阑珊边走边问道。
赵华云在前方开路,自然听见了后方的说话声,便也不打算开口了。如今师妹前尘尽忘,第一个见到的人又是师父,他几乎毫不怀疑天阑珊会爱上师父。因为失忆前就爱上过一次,失忆后肯定更容易。所以既然如此他也不会一味的帮着严恪。两人的缘分,就全凭他们的造化了。
“我叫秦恪。秦国的秦,严恪的恪。”
小厮的声音出乎意外的温柔,和他普通的外表不大相符。天阑珊奇怪的眨了眨眼,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严恪的恪?”天阑珊咀嚼着严恪这两个字,心跳缺猛地漏掉了一拍。很快她又恢复过来,“你的名字真奇怪!”
那叫秦恪的小厮看着天阑珊一会儿,然后笑了。天阑珊怔住,这个温柔的笑容好熟悉,好像以前,也有人对她这样笑过。天阑珊蓦地觉得头有些痛,连忙把这些东西赶出脑海,往前一看,赵华云已经远了他们一大截。
“喂!痴傻师兄你等等我!”天阑珊连忙追了上去。秦恪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身影,其实她这样无忧无虑简单快乐的生活,也挺好。
天阑珊刚刚追到赵华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赵华云一折扇又打了一下,当下又瘪起嘴来,“你欺负我!”
“谁让你没大没小!叫我师兄!”赵华云一边说着,一7f470433边开路。
“什么嘛!”天阑珊不高兴。
“嗯?”赵华云停下脚步回过身扬起折扇要打人。
天阑珊连忙后退,“痴傻师兄!”毫无疑问又得了一扇子。
“去掉师兄前面两个字。”赵华云黑了脸。
天阑珊瘪了瘪嘴,迫于淫威不得不改口,“师兄!”
赵华云满意的给了她一扇子,“这才乖!”然后又向前走着,折扇开路。
“师兄,你又欺负我!”天阑珊不高兴到了极点。对于她这个莫名其妙的多出来的师兄的印象更是差到了极点。
“哼!”赵华云突然停了下来,天阑珊径自撞在他背上,然后捂着鼻子差点跳起来,“师兄!你停下来不能提前通知一声吗?”
“你个没良心的!”赵华云拿着折扇指着前方,没好气的说,“我们一直在走下坡路,这里又有几尺高的断壁,我下去还可以。你武功都没有跳下去不死也残了!”
天阑珊向下看了一眼,果然前方不是斜坡,而是笔直的几尺断壁,她撇了撇嘴,“这也没有多恐怖啊!”
“那是你轻功还在的情况下!”赵华云看向后面跟着的小厮,“秦恪,我先下去探路,等听见我的声音你再抱着她跳下来!”
“他抱着我?”天阑珊瞪大了眼睛。
“不然我再上来背你啊?你那么重我才懒的浪费力气。”赵华云说着纵身跳了下去,华服翻飞,黑发在风中飘舞,姿态很是华美。
“你!”天阑珊气急,“谁重了啊!谁要你背了!”
“秦恪倒是觉得天小姐很瘦。”秦恪出声,温柔的不像话。
“嗯嗯!本来就是!师兄这个是不识货的!”天阑珊煞有介事点了点头,突然又开口问道,“天小姐是谁?我不姓天,我姓楼。”
秦恪一怔,随即笑了笑,“是秦恪听错了。”
“噢!”天阑珊看到秦恪温柔的笑容,奇怪的上前捏了捏他普通的没有一点特色的脸,又默不作声收回了狼爪,“我总感觉你应该有一张漂亮的脸。”
“为什么?”秦恪笑容更加温柔,一双桃花眼里仿佛装进了十里桃花。
天阑珊有些心醉神迷,“因为你的笑容真好看!”
突然发现自己在说什么,天阑珊暗自唾弃自己怎么可以对人家动手动脚之后又在言语上轻薄他。掩饰性的笑了笑,天阑珊连忙跑到前面蹲在断壁上面往下面看,就见师兄挥舞着折扇如同舞蹈一般,而他周围的树枝却纷纷坠落,为他空出了一大片空间。
“师兄,你跳舞真好看!”天阑珊由衷的赞赏着。
下面的赵华云脚步一个踉跄,随即瞪向上方的天阑珊。天阑珊无辜的耸了耸肩,表示不关我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