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9章 夫人,为夫来接你回家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9章 夫人,为夫来接你回家
“无耻这个评价你已经说过了,建议你下次换个新鲜的词!”轩辕凌看着面前的盘子,琢磨着该怎么处理,斟酌了一会儿把盘子递给了对面正胡吃海喝的何青云,关心的说,“青云,许久不见你又瘦了,快多吃些。”
何青云叼着一片菜叶子抬头,哭丧着脸,“你又欺负我!”
天阑珊坐在一旁,看他们两人一眼,又埋头闷闷的吃饭,不理会他们两人的耍宝。时间过的很快,不到多时,子时就到了。而轩辕凌和何青云各抱着一个酒坛子喝的烂醉。
心口传来熟悉的痛楚,天阑珊脸色苍白,但多日来她刻意的抵抗之下,如今对这种疼痛她已经开始感到了习惯。所以她依旧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强迫自己不要靠软弱来度过今夜。
突然天阑珊睁大了眼睛,因为房间里出现了绝不可能出现在这的第四个人。轩辕凌和何青云早已喝的烂醉不知今夕是何夕此地是何地。
“师…师父!”
楼玉痕看着眼前的人儿,心微微一痛,就像那些日子陪伴他的万蚁噬心之痛一样,痛的他连手指都动不了。但明明,他的白发都已尽数化作黑色,白头翁毒已解,可他却开心不起来。
“你怎么会…会来这?”心口传来的痛楚一阵一阵,天阑珊只能逼着自己更清醒。她努力睁大了眼睛,师父的白发没了,很好,面色红润,说明子时之后的万蚁噬心之痛没了,真好,白头翁毒解了。
“微微…”楼玉痕满眼心疼,“何苦这么傻?”
“因为是师父啊!”天阑珊试图露出一个笑容,她暗想比起昨天她又进步了许多,至少在这个时候说话可以连贯了,不会磕磕绊绊。
楼玉痕看着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不知为何,痛的更加厉害。他不由走上前,把她抱了起来,直到感受到她贴在胸口的温度,才反应过来,他看着天阑珊认真的说,像是一个承诺。
“微微,师父带你离开。师父带你回齐英山缥缈峰,好不好?”
兴许是楼玉痕的话太过温柔,又或是楼玉痕的怀抱太过温暖,又或是心口的白头翁毒发作太过剧烈,以至于天阑珊呆呆的眨了眨眼,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而楼玉痕却像是已经得到了答案一般,抱着天阑珊从窗户跳下,瞬间消失在黑暗中。天阑珊感受着风从耳畔吹过,这才清醒许多。抬头看见楼玉痕的下巴,完美无缺。楼玉痕抱着怀中的人,只想永生永世,再也不松开。
直到楼玉痕在某处别院外停下,门口昏昏欲睡的两个人立马跳了起来。
“师父,你真的把师妹带回来了!”燕南月吓了一大跳。
“小师妹!你终于回来了!”
天阑珊看着久别的大师兄和二师兄,不由湿了眼眶。
次日,皇宫里得知天阑珊失踪的皇帝气的大叫,皇后又哭了一场。好不容易凌儿对女人有意思,那女人居然失踪了,难不成真要成全凌儿和何青云那小子?皇帝猛地摇了摇头,当即下令全城寻找失踪的大皇子妃。而何青云一脸懵逼的被下旨呆在太师府不许出府半步。
轩辕凌也头疼不已。他昨晚不就贪杯了吗?结果第二天早上那笨女人就逃跑了!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天阑珊在天亮之前根本不可能自己避开自己带来的侍卫逃出去,那么一定是被掳走了!
全城搜寻了七天之后,因为南晋使臣--丞相严恪的到来皇帝不得不下令停止搜寻。然而众人没想到的是,三天后随南晋使节而来的东兴三公主在回宫探望母妃之时因为宫殿走水而同她母妃一起葬身火海。
据传闻,丞相严恪痛失爱妻悲痛欲绝,当日便领着东兴国三公主的骨灰离开了东兴返回南晋。
两个月后,东兴大皇子轩辕凌还是迎娶了木瑶瑶做皇子妃。而关于之前天阑珊的事情,所有人对此讳莫如深。而轩辕凌这回是彻底记恨上了严恪。
原因很简单,也不简单。
据木瑶瑶的解释是这样的,在一个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她去郊外散步时遇到了受伤昏迷的轩辕凌,当即把他救回了自己在郊外的别院,谁料轩辕凌一时狂性大发把她轻薄了。本不想以此牵绊皇子,奈何两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才迫不得已找的陛下与皇后吐露实情。
而轩辕凌自己所知道的就是,严恪约自己在郊外打了一架,他技不如人输了还被人打昏了。次日醒来的时候木瑶瑶就躺在自己的身旁。若说此事不是严恪所为,轩辕凌打死都不信!本想就此揭过,奈何两个月后木瑶瑶告诉自己她怀孕了,而此时,父皇下旨让他迎娶木瑶瑶做皇子妃。
但严相大人心里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约了东兴国大皇子就绑架他夫人天阑珊一事进行了不大友好的交流,交流结束大皇子却昏了过去。为了避免大皇子莫名其妙的辞世影响两国邦交,他特地找来了住在附近别院的木大小姐,嘱咐她好生照顾大皇子。至于第二天的事,他又不在场怎么知道第二天的事。只是后来听说了此事,他认为轩辕凌平白玷污了姑娘家的清白,特地派人给可怜的木瑶瑶出了个法子。等他回到南晋两个月后,就听说了大皇子成亲的消息。
但严恪明显不是很开心。因为天阑珊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次次的派人出去寻找天阑珊,以及那个叫巫山的人。朝政上他已经撒手不管了,女皇已经痊愈开始处理奏章,再加上太上皇的协助,他完全不用再操心国事,一心扑在寻找天阑珊和白头翁毒解药的事上。
齐英山,缥缈门。
楼玉痕从天阑珊的房间里出来,就碰上迎面而来的红雪。
“玉痕,你非要如此待微微吗?”红雪的眼中隐含着浓浓的担忧,不仅是为眼前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更是为了里面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师侄。
“我不可能再让她离我而去。”楼玉痕坚定的说道。黑发在身后张扬的乱舞,红雪却知道这不是风吹的结果,而是楼玉痕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真气的表现,以至于真气外溢。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玉痕,你不要这样!”红雪祈求似的抓住他的手却被一把甩开,看着径直离开的楼玉痕,红雪哭着大喊,“玉痕你再控制不住自己你会走火入魔的!”
“为了她,走火入魔又何妨!”楼玉痕头也不回,黑发在空中狂乱飞舞。
红雪跌坐在地,一向坚强的女人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大哭起来。竹息,你说的没错,爱能一个人成佛,也能让一个人成魔。如今,他变成这般,我又该如何是好!
“师叔,起来吧。”
红雪看着眼前的纤细手指,顺着手指向上抬头,是一身白衣的天阑珊,披散着雪白的长发,冲她笑的一脸灿烂。
微微,你为何还能笑的出来?红雪每一次这样想都为天阑珊心疼。不管发生了什么,她总能笑的一脸灿烂,仿佛永远不会被击倒一般。
“师叔,快起来啦!”
或许是她的笑容太过灿烂,红雪不自觉的搭上手,就着天阑珊伸出的手站了起来,却意外的发现天阑珊的手竟没有往日的半点力气。情急之下她手指拉过天阑珊的手腕把脉,却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玉痕怎么会这样对微微?
“师叔你发现啦!”天阑珊收回手,俏皮的眨了眨眼,雪白的长发在风中翻飞,露出下面所剩无几的黑发,“其实没有武功也没事的!反正我一直在飘渺门呆着,不会有任何人能伤害我的!师叔不用担心我的!”“不!玉痕他怎么可以废了你的武功!我要去找他问个明白!”红雪失态的大吼,让一个练武之人成为废人,这无疑是楼玉痕为了留下天阑珊最狠毒的做法。然后转身就往楼玉痕离开的方向追去,转眼就消失不见。
“师叔!”天阑珊急急向前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连最基本的轻功都用不了。不由叹了口气,收回了伸出的手,慢慢走回房间。
这是她两个月来第一次见到红雪师叔呢。这两个月,除了楼玉痕,她谁都没见过。自从她回来之后,她就只见过红雪师叔一次。应该是飘渺门上下所有人都她都只见过一次。而那一次,却是楼玉痕牵着微微的手当众宣布自己会是飘渺门的门主夫人的时候。
她永远忘不了当时红雪师叔心碎的眼神和大家异样的目光。
明明师父说带她去是为了将她重新收入门下,可是却演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而她也被囚禁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
在房间里坐了会,天阑珊呆呆的捧着脸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世界,鸟语花香,青山绿水。真美啊!忽然天空飞过一只苍鹰,矫健的英姿在天空中盘旋,一声啼鸣响彻云霄,天阑珊仿佛身心也跟着自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盘旋的苍鹰飞掠离开。海阔天空,任凭它飞。
天阑珊的眼中闪过一抹惊羡,手指摸着已经雪白的长发,把它悉数拨到身前,翻找着最里面的黑发。瞧,这就是她每天要做的事情,好像也不是很无聊。
“微微。”
不知何时,楼玉痕出现在她身后,把她拥入怀中。天阑珊身体僵硬,如临大敌。因为没有了武功,她连师父究竟是何时靠近的都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