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7章 妖孽慕容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7章 妖孽慕容
“欸?吓傻了?”慕容凌脱到一半的衣服又拉了起来,拍了拍天阑珊的脸颊,见她呆呆的不说话,不由撇了撇嘴,“真是的!这点胆子!”
但随着天阑珊的脸扭曲的一刹那,慕容凌终于反应过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子时。豆大的汗珠顺着女人的脸庞滑落,天阑珊无力的蜷缩在一起,从心口传来的痛楚让她一瞬间忍不住呓语出声。
“傻女人!”慕容凌揉了揉她的头发。
而天阑珊此刻神智有些恍惚,感觉有人在摸她的头发,她微微喘气,心口传来的痛楚让她几乎窒息。
“你这样子真丑!”慕容凌毫不客气的评价,外面的厮杀声漫天,此刻除了专门保护他的侍卫以外没有任何人接近这辆马车。
天阑珊咬住唇瓣,手指几乎嵌进手心,她选择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试图让自己清醒,以习惯这种痛楚。只要习惯了,第二天就能不那么疲惫。
“蠢女人!”慕容凌不悦的掰开她的手指,天阑珊的指甲却狠狠的抓住他的手,他不由痛呼,看着天阑珊迷蒙的眼神渐渐清醒,但唇瓣已经被咬出了血,泛着粉红的光泽,显得格外诱人,慕容凌不由恼怒,“该死的!”
索性直接吻了上去,慕容凌心想,这女人的味道真不错。
天阑珊的眼睛里被愤怒充满,直接咬了上去,吓得慕容凌连忙起身,一抹唇上被咬破的皮,果然看见了血,当即大吼大叫起来,“喂!你属狗的啊!”
天阑珊恨恨的看着慕容凌,痛楚从心口传来,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竟是一巴掌毫不犹豫的向慕容凌扇了过去。慕容凌一时不查,竟也被打了个正着。
霎时间,万籁俱静。
慕容凌懵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打过他,更别说因为轻薄了一个女人而挨打!然而脸上火辣辣的痛让他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被打了!他堂堂东兴国大皇子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愤怒一下子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气的下意识就把手抬起来一巴掌给天阑珊扇过去,然后看到她满脸痛苦扭曲却依旧倔强的眼神,慕容凌的手下意识就转了个弯,但凌厉的掌风还是打在了天阑珊的脸上。
慕容凌的脸色顿时青47d9f806一阵白一阵。简直可以说是异彩纷呈。
天阑珊的被打的一边脸红了起来,火辣辣的,却不及她心口的痛的万分之一。她的眼神越来越清醒,神智也不在如之前一般恍恍惚惚。愠怒的眼睛死瞪着慕容凌,仿佛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慕容凌的脸也肿了起来,看样子却是比天阑珊的更要严重几分。毕竟天阑珊是实打实的打了过去,虽然代价是她下一刻就没有了力气。但慕容凌的那一巴掌因为临时的后悔硬生生转了方向,只是掌风打在脸上却比慕容凌脸上的要好许多。两个人明明是一人压在另一人身上的缱绻姿态,却偏偏此时的两个人都对对方的举动愤怒至极,像是世仇一般。
“殿下,山匪已经清扫完毕。”不知何时,外面的厮杀声已经停止。
慕容凌阴沉着脸从天阑珊身上起来,盘腿坐在了一旁,说话带着也火气,“让苍凌军押着这些山匪去最近的县衙收押!若是逃了一个半个,你们提着脑袋来见本殿下!”
“是。”不知慕容凌为何发火,墨将军一头雾水的退了下去。
长夜漫漫,遭了殃的山匪们被瓦解殆尽,原因无他。跟随护卫的相当于御林军实力的苍凌军落在了马车的后面,在子时之前就能赶到此处。临时停留的士兵们有些站哨,有些去休息,到了一定时间又换一次班。整个山林此刻竟是静谧无比。除了不敢落下歇脚的飞鸟可以证明此处并不是空无一人。
金陵,相府。
严恪收到谷风的回报后,一个杯子当场化作齑粉报废。一向以温柔著称的严相露出了一个并不那么温柔,相反有点阴森的笑容。
“大皇子轩辕凌是吗?倒真是好手段!”
“此外,属下还查到天香楼事发当日,东兴国大皇子也在天香楼,还叫过价。”谷风尽职尽责的把大皇子在金陵的可疑行迹说了出来。
四万零一两黄金…严恪蓦地想起了这个中途捣乱的叫价,眼睛里一片幽暗,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嘴角笑意妍妍,谷风和谷雨却莫名的冒了冷汗。
“备车,本相要去东兴国。”
“相爷,夫人求见。”白霜袅袅走进。
“让她进来。”严恪看着白霜,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看的白霜心里一突,连忙改口补救,“白霜这就去带公主进来。”
东兴国的公主其实是难得的贤妻良母,不争不抢,身上的雍容华贵便说明了她其实很适合当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若是安置后宅,也必是旺夫之相。
“听说相爷要去东兴国?”公主的声音温温婉婉。
“公主有何见解?”严恪没打算把东兴国公主当做相府夫人来看,所以刚才白霜的夫人尊称让他都不由恼了三分。
“我想同相爷同去,以南晋使节的名义。”公主不卑不亢的说。她一生所愿唯有母妃和景苑二人。此次回去,她便再也不想回来。
“那样也好。”严恪沉思了一会儿。东兴国公主迟早会消失,与其消失在南晋被人挑起借口掀起战事,不如带回东兴。虽说战事一触即发,但还是能推就推。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道理他是明白的。
“相爷,我先下去了。”公主俯身后退,直至出了房门。这才袅袅婷婷的转身,莲步微移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带着几分鲜见的轻快。她就要见到景苑了,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是瘦了还是胖了,她迫不及待想知道他的一切。
而另一边,天阑珊随着慕容凌的车队进入了东兴国的皇城--凌云城。她也从大致的情况推断了出来,慕容凌其实复姓轩辕,而不是慕容。自从山匪一事过后,天阑珊对轩辕凌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再也没给过好脸色。另一边轩辕凌也从来没被人打过,当下男性尊严发作让他愣是一直没有理过天阑珊。两人的视线一交汇就是满满的怒火。天阑珊也说过,既然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你不顺眼就把我送回金陵可好?轩辕凌当即赏了她一个眼刀子。
直到轩辕凌强行拉着天阑珊的手下了马车入了他的大皇子府邸,这算是他们变相冷战后第一次接触了。天阑珊甩不开他的手,只能恨恨的看着轩辕凌的背影,后悔自己当时在齐英山怎么不好好学武功!以至于现在处处被人压制!
轩辕凌把她带到他的寝殿,吩咐好管家照顾她,这才又马不停蹄的入宫给他的父皇请安。
在轩辕凌离开之后,大皇子府邸彻底炸开了锅。他们一向不近女色的殿下竟然破天荒的带了个女人回来,难不成果真是想通了要成家了?
凌云城木府之中,得知消息的木瑶瑶把手中的帕子紧了又紧,眼中满是嫉妒,那女人何德何能,竟能让凌哥哥带回他的府邸!但是凌哥哥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她的凌哥哥!
皇宫里,东兴皇帝高居王座。偌大的宫殿里只有皇帝的心腹和轩辕凌。
“凌儿,听闻你从南晋带回了一个女子?”东兴皇帝面沉如水,常年的上位者身份让他自然而然出口便是极具威严。
“正是。”轩辕凌脑袋转了转便知道自家父皇想说些什么,无非是让他娶妻需娶贤。父皇已经在自己面前说了不下一百次娶木瑶瑶的好处了。但他却不以为然。如果巩固皇位需要靠裙带关系,那他自认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继承这个皇位。在这个方面,轩辕凌是极为骄傲的。
“凌儿,这么多年来,朕何曾见你对哪位女子上心过?所以你若要娶此女也可,朕也不会反对,并赐她大皇子尊妃一位,你觉得如何?”皇帝缓缓开口,话语间竟是慈祥和蔼的不似平常。
原本准备了一大套说辞的轩辕凌一愣。他父皇何时这么善解人意过了?而且皇子尊妃低位只在皇子妃之下,若是他将来有幸继承大统,皇子尊妃就是皇贵妃,只屈居于皇后之下。
只是他有预感,哪怕把皇子妃的位置捧在天阑珊的面前,她也不会同意。倒不如拒绝了父皇,省得他一时兴起本着成人之美的原则把木瑶瑶一并嫁给他做了皇子妃,于是,思量再三,他恭敬的上前一步,低着头娓娓拒绝。
“父皇,儿臣一心只为家国大事。对娶妻一事并不着急,还望父皇收回成命。”
轩辕凌没有抬头,并没有看到皇帝的脸瞬间如同吞了一百只苍蝇一般难受,他似是不死心的问道。
“凌儿,若是真倾心那女子,朕也可做主让她做你的皇子妃。至于木瑶瑶,朕自会帮你解决。”
轩辕凌一愣,莫名的有种父皇巴不得他嫁出去的即视感。但他还是拒绝了。心里却在嘀咕,父皇今日这么好说话是为了什么?
“你下去吧。”皇帝摆了摆手,好像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