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6章 哎哟,你谋杀亲夫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6章 哎哟,你谋杀亲夫
信鸽没有被抓住。翻山越岭到了南晋境内,直奔最繁华的金陵。却不曾想被一个石子打落,有人抓起信鸽拍了拍,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朗声道。
“苏姑丑,快来!今晚的晚饭有着落了!”
金21bdd854陵城内,相府。
“查的如何了?”严恪坐在书房里批阅公文。
“夫人的踪迹似乎东兴国那边。东兴国一个暗桩被杀,据说他已经把消息传回了金陵,只是不知为何金陵这边一直没有等到信鸽。”谷雨站在一旁,禀报消息的却是暗处的谷风。
严恪揉了揉额角,“厚葬。善待他的家人,”
“是。”谷风一一记下。
“东兴国是吗…”严恪眉头微蹙,“去排查夫人失踪那天金陵境内的所有马车出行。尤其注意与东兴国相关的车队!”
“是。”谷风隐去身形。
谷雨静候一旁。他与谷风其实是孪生兄弟,却因选的道路不同,注定两个人之间的语言匮乏。
天阑珊再次醒来,她又在马车上躺着。
“你醒了?”慕容凌坐在一旁,在他面前的是一些膳食,“吃点东西吧。已经过了午时了。”
天阑珊眼睛黯了黯,却是很快坐了起来,只是她拿筷子的手还是有些颤抖,她尽力去端那碗米饭,却只听哐当一声,碗从她手上滑落翻到在地上。每一次醒来,她的全身都疲惫不已,半点力气都没有。
慕容凌看在眼里,没有说话。这个女人有些倔,他决定让她吃吃苦头。只是想着每晚她要承受的痛苦,他又有些狠不下心来。
天阑珊放弃了。她又躺了回去。很快有丫环进了行动的马车,收拾好了一切。又放上了新的碗筷和米饭。
“起来!”慕容凌一把把人拉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感觉到她的挣扎他不由用了几分力道,然后端起他身前的碗,拿起勺子舀了饭就往天阑珊嘴边凑。
天阑珊眼神倔强,无声的拒绝。
“你吃不吃?”慕容凌脾气也不大好,也只有在蓑衣客面前能收敛一二,他硬是掰开她的下颚把饭塞了进去,然后恶狠狠的道,“你要是敢吐出来我就用嘴喂你!”
天阑珊顿时觉得她嘴里的不是饭而是一万只苍蝇,想吐又不敢吐。好半晌,她还是吞了下去,表情有些难看,就见慕容凌又舀了一勺子凑了过来,天阑珊别开了脸,“我不要你喂!”
“难不成你更喜欢另一种喂饭的方式?”慕容凌恶劣的笑。
“卑鄙!无耻!”天阑珊怒骂。却还是张开了嘴,乖乖把饭吃了下去。
“女人,总是心口不一。”慕容凌笑的有些得意。
“…”天阑珊捏了捏自己想打人的拳头,“你只给我吃白米饭?”
慕容凌这才用筷子夹了菜,放在米饭上,一同喂给天阑珊。慕容凌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他很开心。
“还有这个菜!”天阑珊决定这样报复回来,谁知慕容凌倒是听话的很,她说什么他做什么,倒是让她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错觉。
偶尔车帘翻飞间,阳光撒入车内,映出男人拥着女人喂饭的场景,尤其是男人脸上挂着的笑容,简直比骄阳更夺目,比明月更皎洁。偶尔路过的人不小心瞥见了一角,都会赞一句夫妻情深。
一顿饭下来,天阑珊不知是被喂饱了还是被气饱了。
“殿下,黄昏前到不了下一站驿馆,是就地休息,还是连夜赶路。请殿下指示。”车外,有侍卫前来通禀。
“就地休息。”慕容凌大手一挥,下了决定。
由于是野外,很快生起了火,慕容凌抱着天阑珊不让她离开一步,坐在侍卫从车上搬下来搭的椅子上围着火堆。如今已是深秋,夜晚的温度更加低。
天阑珊让慕容凌放她下来,奈何慕容凌的力气比她大,便注定了她的挣扎都是无用的抵抗。
但很快,慕容凌被叫走了。好像是一个年轻的随行将军与他有要事相商。临走前慕容凌特意加派了人手看护她,并且警告她不许乱跑,这才施施然远去。
天阑珊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她的耳力不错,无聊的她便又开始在皇宫养成的习惯,听墙角。果不其然,有三三两个侍卫坐在了一起。只是听他们说自己的坏话让天阑珊觉得偷听有时候也不是个好事。如果没听见就当做没发生过,但是听见了还能当做没发生过吗?天阑珊琢磨着要不要趁自己现在休息的差不多了给那些人一个教训,但他们最后的内容让她罢了这个念头。
那些侍卫说,这一带有常有山匪出没。所有车队走到这儿都是连夜离开,从来不敢就地休息。他们还说是因为天阑珊殿下才安排就地休息的。
天阑珊霎时间就无话可说了。等慕容凌回来的时候发现天阑珊看他的眼神异常的微妙,抱她在怀里也没有过多的挣扎,让慕容凌心里的警铃大作,她不会是想用美人计逃跑吧!当下越发的精神,就防着天阑珊给他来一手。
谁知左等右等,天阑珊没有动手,慕容凌反倒是如坐针毡。直到他听到怀里的人均匀的呼吸声,确定她睡着了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慕容凌抱着美人在怀,难得坐怀不乱。只是当他耳朵动了动,便知道猎物来了。轻轻摇了摇怀中的人,看她迷迷糊糊的睁眼,他不由恶劣的揉了揉她的头,天阑珊立马清醒过来,当即一拳就要向慕容凌打过去,却被慕容凌拦下,然后她就听见慕容凌靠在自己耳边说,“我们被包围了,”
天阑珊此刻的心是崩溃的。果然碰见了山匪。
“离子时还有多久?”天阑珊琢磨着她有时间逃命不。
“半个时辰。”慕容凌捏了捏她的脸,被天阑珊毫不留情啪的打落,很快慕容凌的手上就浮现了一个红印子。
“放心,半个时辰够把他们解决了。”慕容凌笑的像一只狐狸,就差摇尾巴了。天阑珊不由想起了苏云博那双狐狸眼,不由想,那好歹是披着人皮的狐狸,而这一只从里到外都是狐狸!真不知她那晚是不是眼瞎,还在他身上看出了正义之士的风范!
“要不要我帮忙?”天阑珊问道。她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打几个小喽啰还是在行的。
“你看着!我去打!”慕容凌再次伸出了贼手把天阑珊的头发揉的一团糟,于是又是啪的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嗯,清脆悦耳。
“你手疼不疼,我给你揉揉。”慕容凌顺势拉起天阑珊的小手摸了摸。再次被啪的一声打落。天阑珊现在的心里已经是崩溃的不能再崩溃了。她想她温润如玉的相爷了。
就在此时,外围的山贼们动了,摇动着火把冲了上来,与士兵混战在一起。鲜血毫不留情的洒落,天阑珊瞪大了眼睛,却被慕容凌笑着捂住了眼睛。
“只准看我一个人哦!”
天阑珊原本有些恐慌的心情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立马伸手扒拉慕容凌的手,“你把手挪开!”
“不要!”慕容凌笑意盈盈,却是透着狡黠。
“你不是要去打山匪吗?”天阑珊扒拉不下来,便有些气结。
“嗯!这些山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墨将军他们就交给你了!”慕容凌说着一手抱起天阑珊,虽然把手从她眼睛挪开了,但是这次却把她的头一直往他怀里按,“本殿下要与娘子休息去了!”
“末将领命。”
“去你的娘子!”天阑珊气结。“我不是你娘子!”
而远处,山匪头子看着慕容凌怀中的女人看呆了,那女人穿着华贵的衣裳,靠在男人怀中就如同盛开的花朵,他咽了咽口水,“兄弟们,那个女人给本大王留下,本大王要她做压寨夫人!”
突然,一颗疾飞的石头射入他的眼睛,顿时血流如注,山匪头子痛苦的捂着眼睛大叫起来。
慕容凌收回手来,轻轻拍了拍天阑珊的脸蛋,“你这女人趁我不注意又勾引男人!”
“你脑袋有病吧!”天阑珊风中凌乱。上天作证,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戳中心事了?”慕容凌抱着天阑珊上了马车,“要是你从了本殿下乖乖唤本殿下一声夫君,本殿下就!哎哟!你谋杀亲夫!”
天阑珊伸出的手在他腰上扭的更为厉害了一些,估计那里已经是青紫一片。
“去你的亲夫!”
听见天阑珊咬牙切齿的声音,慕容凌反而笑了,丝毫不在意她掐在他腰间的手,看的天阑珊有些心惊胆战。
果不其然,下一刻马车里不知何时被铺成了一张大床,慕容凌直接把她压到在床上,笑的好似一只妖孽,还是专门蛊惑人心的妖孽。
“你要做什么!起来!”天阑珊推他不动,又去掐他腰间的肉。
“既然娘子这么想在本殿下身上留下爱的印记,本殿下又岂能辜负娘子的美意呢?”慕容凌说着就开始慢条斯理的扒自己的衣服,一举一动魅惑十足,像是刻意脱给天阑珊看的一般。
天阑珊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响,天雷滚滚而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