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5章 从此嫁娶,各不相干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25章 从此嫁娶,各不相干
天阑珊做梦也没想到她居然有一天会被囚禁,而囚禁她的这个人还是一向清高廉洁、施德仁政、温润良善的丞相大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放我出去!”
天阑珊不断拍打着被锁上的门,却没有一个人理她。守在外面的全是相府的侍卫队,听见呼喊声个个不动如山。
书房,丞相大人坐在案前翻阅着公文。
“相爷,夫人己经喊了两个时辰了。”白霜有些担忧,为相爷布下刚沏好的茶水,又把案上已经凉了的茶水收走。整个书房只有她收拾茶盏的清脆声音,相爷明明翻阅着公文,却突然没了翻书的窣窣声响。
“相爷,你明明心里是有夫人的,怎么非要把她关起来呢?”白霜叹了口气,收拾好茶盏,端着托盘就要向外走去。
丞相大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放下了公文。心里有她又如何?心里没有她又如何?反正她心里只有她师父。
书房里,火烛闪烁,温暖而明亮,有飞蛾扑去,那里也是炽热的深渊,瞬间让飞蛾化作了飞灰。
天阑珊拍了许久的门,都已经第二天天亮了,她困顿的靠在门口睡着了。
再次醒来,她已经被安置在了床上,身上盖着一床锦被,天阑珊的目光有些纠结,这次可怎么办?相爷是铁了心要把她关在相府了。
突然她想起自己怀里的玲珑玉,连忙伸手去摸,直到感受到那光滑莹润的玲珑玉,天阑珊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门开了,天阑珊扭头看去,隔着屏风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便知道是白霜了,立马掀开被子下床,“相爷打算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白霜放下食盒,把里面的饭菜都捡出来,放在桌上,认真的看着天阑珊,“夫人可是做了什么事惹相爷不开心了?这几天相爷连一个笑容都没有,可把我吓坏了!”
“啊!”天阑珊捂脸。这种事情该怎么说!
“夫人,你莫要着急,先用饭吧!等过了段时间兴许相爷就消气了呢?到时候夫人你也就恢复自由了!”白霜放下食盒,就向外走去。关上门的瞬间她的脸就有些难看,几乎扭曲。天阑珊何德何能?她从来没见相爷这么生气过。
“咕噜咕噜”
天阑珊听见肚子在叫,也开始大快朵颐,风卷残云般把桌上的菜都扫荡了一遍。这才满意的摸了摸肚子,思考着怎么把玲珑玉给木大夫送过去。
此时已近黄昏,天阑珊想去开窗,奈何窗也从外面上了锁,成功的让她有些心如死灰的错觉。突然她心生一计,立马回到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好一切后,天阑珊安心等着白霜过来。
白霜推门进来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就听屏风里面天阑珊叫她进去。白霜脚步迟疑了一下,虽然她不高兴天阑珊惹相爷生气,但她还是喜欢天阑珊的性格的,所以她还是走了进去。
“夫人有什么事吗?可是哪儿不舒服?”
白霜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在屏风后,毫无防备的走了进去。
很快,屏风里传来一声闷哼和重物倒地的声音,天阑珊看了倒在地上的白霜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虽然手刀这一招我没用过,但是用起来真是意外的顺手。白霜姐姐,对不起啦!”
天阑珊双手合十道歉,然后很快把白霜的衣服从她身上扒拉下来套在了自己身上,掂了掂怀里的玲珑玉,天阑珊走到屏风外收拾好碗筷,拿起食盒低着头就向外走去。
小心关上门,天阑珊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眼睛瞟了一眼前方的侍卫,天阑珊快步走过,直直往丞相府大门走去。
那些侍卫没有发现白霜的奇怪。依旧不动如山。
眼瞅着大门进了,天阑珊兴奋的几乎要使出轻功夺门而逃,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却是白霜的手下丫环,不满白霜很久了。
“白霜姐姐,相爷不是让你去书房吗?你不听相爷的吩咐擅自出府可是要受罚的噢!”
天阑珊哪敢回应,只当没听到低着头快速向前走着。
“白霜姐姐,你走那么急做什么?”后面的丫环锲而不舍,心想要是白霜不服管教的话相爷身边的大丫鬟可就是她了。
天阑珊走的更急了,却被那丫环跑上来一把拉住,被天阑珊一把甩开索性直接用了轻功就冲向门口。
“白霜你!”那丫环被摔了一下,心里愤恨90ea0e2f难当,回想起那人的面容。瞬间大喊起来,“你不是白霜!你是夫人!”
天阑珊却已经冲到了门口,见守门侍卫来拦立马从背上抽出断水剑与之相对,剑光闪烁之间,几个回合后天阑珊很快占了上风。
“相爷!你来了!”
天阑珊一惊,手上的剑却越发的凌厉,打落几个人后迅速向外走去,却不料门外正站着一人,不是别人,正是严恪。
“夫人,回府吧。”
严恪侧身而立,没有看她,只是抬眸看着远方的天空风云变幻,最近的金陵不大太平啊。
“回就回!”天阑珊咬牙,自知敌不过他,收起剑就往回走,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他,表情恳求,眼神隐忍,“严恪,算我求你,你放我走好不好?”
“不叫相爷了吗?”严恪回头,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天阑珊也不由心神一滞。
很快,天阑珊回过神来,恳求的说,“我就出去一天,你给我一天时间就好!一天之后我一定回来!”
玲珑玉乃天下神药,她必须亲手交到木大夫手里她才放心。
“你今天一定要走吗?”严恪突然开口。
“没错。”
师父的白发已经越来越多,在头发全部花白的那一天,就是师父…不,她一定可以挽救的。师父不会死!天阑珊的眼神越发坚定。
“这样啊…”严恪若有所思,“你给本相一个理由,理由充足了,本相就放你离开。”
“我要去救我的师父。”天阑珊说了实话。
严恪的笑容一下子消失殆尽,她果然是没有秘密的,因为她连说谎都不会。原本他还有所犹豫,可现在,他的犹豫都变得可笑起来。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直接扔给了天阑珊。
“拿着它你就可以走了。”
只见那页纸飘飘荡荡落在天阑珊脚下,天阑珊捡起来一看,有些头疼。这是和离书。最后一行写着,从此嫁娶,各不相干。
她其实不想离开相府的,只是那天出了那样的事情,她留在这里也是让严恪见一次烦一次。毕竟堂堂丞相大人居然被人当做了替身,他又怎么会不恼不恨?
天阑珊将和离书收好,放在怀里贴近心脏的地方,觉得那个地方冰凉冰凉的,像是一块冰一般,但却不想移开。
“多谢相爷连日照顾。”
天阑珊这才越过严恪向外走去。反正他们不会一直在一起的。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呀。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天阑珊感觉有谁拉住了自己的手,回头,“相爷?”
严恪松开手,“你走吧。”然后大步向内院走去。
“你的玉饰?”天阑珊突然摊开手。
“不要了。”严恪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天阑珊感觉着手腕灼热的温度,微微动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我会回来找你的!不管你信不信!我会回来的!”
天阑珊说着,大步向外院正门走去,消失在门口的瞬间,严恪重新出现在内院的门口,眼神复杂。
却说天阑珊出了相府一路直奔百草堂。
“哎哟,前方的百草堂怎么被砸了?”
“啊?百草堂的木大夫人那么好,怎么会得罪人?”
“好像是蓑衣门做的!据说因为木大夫是飘渺门的人!”
“蓑衣门和飘渺门从来都不对盘的!一见面非死即伤!”
……
天阑珊听见路边小摊的谈话声,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立马飞奔过去。
“木大夫,你千万不要有事!”
路边谈话的人只觉得一阵风从旁边经过,抬头却是艳阳天,哪来的风?真是怪哉怪哉!
天阑珊一路到了百草堂,就见百草堂外面的那块匾已经成了两块掉落下来,一片狼藉,草药和柜子都跌落在地。
“木大夫!木大夫!”
“你在哪儿!木大夫!”
天阑珊冲进了百草堂,室内比外面更加惨烈,所有瓷器都成了碎片,所有柜子都倒地,就像是只剩下四面墙壁的垃圾场一般。
天阑珊把百草堂翻来覆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木大夫的人影,哪怕是药室也是空无一人,里面被破坏的更加厉害,地面上未曾有半株草药,就像是被人搬空了一半。
天阑珊冲出百草堂,拉住一个观望的人就着急的问,“你知道百草堂的木大夫去哪了吗?”
“木大夫?没见过!昨天百草堂被砸了之后就没见过木大夫!”
“你知道是谁砸的百草堂吗?”天阑珊急切的想把木大夫救出来。木大夫医术高超,如果他不在了,还有谁能救师父?
“不知道!”那人唯恐避之不及,甩开天阑珊就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