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7章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7章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啊啊啊!暴殄天物!”天阑珊咬牙,想到严恪的顽疾,鬼使神差的问道,“你知道经常咯血的病该怎么治吗?”
小酒神色怪异,“这是第二个问题?”
天阑珊犹豫了一会儿,“是!”
小酒却耸了耸肩,“我又不是大夫,开不了药方!”
“所以?”天阑珊看着小酒,一双大眼睛眨了又眨,表示快解答。
“所以这就是我的答案!你快走吧!”小酒眼疾手快扯下天阑珊腰间的荷包一个闪身便走进了前厅。
天阑珊失魂落魄的回了相府。
“夫人这是打哪儿来?”严恪坐在大厅主位,端着一杯茶,不时用茶盖碰着茶杯,发出单调的声响。
天阑珊也坐了下来,很快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天香楼。”
严恪的手一抖,半杯茶差点倒了出来,“夫人去那儿做什么?难不成是那儿的花魁长得太好看了些?”
“没见过花魁!”天阑珊老实的摇了摇头,“我银子不够!有银子也不能乱花!”
严恪满意的点头,“夫人倒是勤俭持家。”说着掀起茶盖轻啜着茶香。
“不过我去找了他们的伙计,但他比花魁还贵,竟然要了我一袋金子,真是…”话没说完,就听见噗的一声,她条件反射吓得一下子跳的老远,定睛一看发现是严恪喝茶喷了,放松的拍了拍胸脯,低喃道:“还好不是吐血!”
“咳咳”严恪放下杯子,摸出丝帕擦了擦嘴角,声音温和的不像话,“夫人方才是说去天香楼花了一袋金子见了一个小厮?”
“对啊!”
噗的一声,这次不是水,是血!
天阑珊吓得连忙躲到了门外面,一脸欲哭无泪。她又哪儿刺激到这位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了!
“夫人,你过来!”严恪擦掉嘴角的血,掀起一个温雅如莲的笑。
天阑珊一步一步挪过去,委屈的站在一旁,“相爷,我错了!”
这么自觉?严恪挑了挑眉,“错哪儿了?”
“我不该去天香楼!”天阑珊试探着说。
“嗯。”严恪微微合眼。孺子可教也。
“我不该花了一袋金子!”天阑珊再接再厉。
“嗯。”严恪颔首,示意继续。
“我不该去见一个小厮!”天阑珊按照他的话把三个重点都说了一遍。
“嗯!”严恪满意了,“知道改吗?”
“知道!”天阑珊没想到自己这么凶残,一句话里做错了三件事还把相爷气的吐血,连忙做着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花一袋金子在一个小厮身上了。”
“嗯。”严恪心想媳妇还是很好调教的。
“我应该花在花魁上!”天阑珊思量着相爷的心里花魁应该比小厮更值钱。
“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以后不会在小厮身上花金子了,我花银子好了。”天阑珊一喜。
“嗯?”相爷立马睁开了眼,再次吐血。
天阑珊揪着衣袖哭丧着脸,她又做错了什么?
是夜,夜凉如水,正是行窃的好时机。
一道黑影贴着墙壁快速闪过,停在一个墙角,听着里面人员的走动声,判断着时机一个翻身越过高墙,几个起跃间落在了一间库房外,看着厚重的大锁,黑影拔下头发里的一根铁丝,快速靠近用独门手法解锁,一个闪身进去又合上了门,却翻翻找找怎么也没找到那块名为玲珑玉的药材,不由咬牙,不会真被煮了吃了吧?
突然听见脚步声,天阑珊连忙将自己隐入了黑暗。直到脚步声过去,她才又重新出来,看着满屋子的宝贝,心想这一趟总不能白来。又挑挑拣拣的搜刮走了几株名贵的药材,又把自己带来的银票都塞到了库里,这才一个闪身溜了出去,却没想到被还是被人发现了。
很快刑部尚书的府邸灯火通明,侍卫队追杀着她四处逃窜,好不容易顶着挨了一剑的代价逃了出去,一个纵身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次日天阑珊面色苍白的从相府的房间里出来,就见严恪站在门外,她心里一个咯噔,说话也磕磕绊绊,“相…相爷!”
“你怎么了?这般虚弱?”严恪见她巴掌大小脸上满是疲惫,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也成了熊猫眼。
“我…”天阑珊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人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正是苏云博无疑,天阑珊明智的选择了装死,华丽丽的晕倒在相爷的怀抱。
“严…”苏云博急匆匆的说话,却被严恪无情的打断。
“先叫大夫,其余的事等我夫人好了再说!”严恪抱着天阑珊又进了房间。
“可是我的府邸遭贼了!”苏云博瞪大了狐狸眼,连白霜经过的时候都难得的没有去招惹。
“相…相爷”天阑珊一听要传大夫,瞬间幽幽转醒,“放我下来吧!你的顽疾还没好!”
“莫担心本相,你自己倒是看起来比本相还虚弱!”严恪温和的语气却鲜见的多了几分心疼。
天阑珊连忙从他怀里跳了下来,转了一圈,表示自己没事,笑得一脸灿烂,“我只是昨晚做了个噩梦没睡好而已!相爷让我休息会儿就没事了!”
“呐!你看你夫人都没事了,这回总能跟我走了吧?”苏云博倒是安分了下来,眯着一双狐狸眼看着严恪,倒是没有注意到天阑珊的异常。
严恪看她确实没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只是不知为何鼻翼间总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他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那也好!你且好好休息!本相先去苏尚书的府邸看看。”
“嗯!”天阑珊笑眯眯的点头,灿烂的朝阳更耀眼,倒是让人忽略了她脸色的苍白。
待严恪和苏云博走后,天阑珊立马关上门抱着自己的手臂,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冷汗直直往下掉。撩起衣袖,看了一眼已经渗血的手臂,看来她需要好好地养一阵子了!
走到柜子前,她用另一只手打开柜子,拿走所有的药材和昨晚堆积染血的绷带装在一个包袱里,推开窗,几个起跃落在了墙头。正要跳下去,
“夫人莫不是又要爬墙?”温温和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天阑珊差点摔下去,她回头讪讪一笑,果不其然,严恪靠在对面的墙上,一双桃花眼里开满了十里桃花,灼灼妍妍。
“给我两天时间,两天后我就回来!”
说完,天阑珊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身形很快消失在人海中。
严恪眼中的桃花瞬间凋谢,谷雨出现在身后,“相爷,要跟着夫人吗?”
“跟着,保护好她!”严恪拂手离开。他的夫人对他隐藏的东西可真多。谷雨看着相爷背影一如既往的孤寂,什么也没说,只是纵身去追已经走远的天阑珊。
严恪去了苏云博的府邸没多久,刚刚走到库房门口,就发现谷雨又回来了。他不由皱眉,谷雨附耳对他说了几句,他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
“严恪,你看这锁是锁芯完全被毁坏了,这却是个技术高明的贼啊!”苏云博一边赞叹着一边看向严恪,“欸,你怎么了?”
“没什么!”严恪笑意温婉,“我只是在想飘渺门的弟子果真个个了得!”
“嗯?你说江湖第一门派飘渺门?”苏云博把锁交给了自己的下属,“要说起这个门派,我去调查过。这个门派的人各个来无影去无踪,会各种奇门遁甲,在江湖上少有弟子出没。”
“奇怪的是,我身边竟出现了一个。”严恪低喃,声音低到几88cc2d39乎听不见。
“你说什么?”苏云博没有听清楚,拍了一下严恪的肩膀,“怎么突然提起飘渺门来了?难不成这事是飘渺门做的?不应该啊,那么大个门派要是全做贼的话岂不是要偷遍天下无敌手了?”
严恪微微眯着眼,没有说话。他等着两天后她给他一个交代!
另一边,却说天阑珊从百草堂回来之后回了师兄们给她买的一个宁静的小小院落,并不知院落外部下了守护的阵法,只有特定的人选才能看见这个偏僻宁静的院落,所以她也并不知道谷雨被挡在了外面。
这一次,没有美食迎接她回来了。
她刚进屋,自顾自的换了药,飘渺门一向奇药多,估计休息两天她的伤就可以结痂了。却听轰隆一声,竟然下起了暴雨。
天阑珊抱膝坐在窗前,目光透过细密的雨线看向遥远的齐英山。那里有陪她长大的狼群和师父。师兄们也在那里。
记得小时候,师父总喜欢抱她在窗前看雨,给她念诗,而她却知会调皮的去抓那些雨线,经常溅了师父一脸的水。
她抱膝一坐就坐到了到了暮色低垂,雨还没停,却小了些,窸窸窣窣落在世间的每一处。乌黑的云朵铺在天边,阴沉黑暗的云朵在天边织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白天的暴雨的燥热被黑夜里的寒气冲散了。她穿着略有些单薄的衣,手臂露在外面,白纱裹着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她呆呆的瞧着远方的黑云,眼中是难以散去的忧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